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文體頻道  >  今日焦點
搜 索
中紀委就飯圈亂象發聲 表示治理亂象需五力共治
2021-09-14 09:00:27 來源:新浪娛樂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極光新聞

  新浪娛樂訊 14日,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就『飯圈』亂象發聲,表示治理『飯圈』亂象須多管齊下。

  文章表示,『飯圈』亂象形成畸形價值觀,對青少年危害極大;而亂象的背後,則是資本逐利偶像經濟的脫韁失控與畸形產業鏈。要徹底解決『飯圈』亂象,不是哪一方可以單獨完成,需要『五力共治』,即監管部門的監管力、平臺企業的約束力、明星和制片方的自律力、粉絲的自制力和評論家的批判力。

  以下為報道全文:

  9月9日,全國文化和旅游行業加強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召開。會議要求,各級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門、文化單位要強化責任擔當,建立工作機制,加強協同聯動,切實落實好綜合治理有關工作要求,促進文娛領域健康有序發展。

  針對流量至上、『飯圈』亂象、違法失德等文娛領域出現的問題,中央宣傳部近日印發《關於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確,堅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堅持問題導向、綜合施策、標本兼治,有效遏制行業不良傾向,廓清文娛領域風氣。

  近年來,娛樂圈、『飯圈』亂象頻發,不僅對青少年群體造成了不良影響,更嚴重衝擊社會主流價值觀。『飯圈』是流量明星和粉絲組成的一個畸形生態圈,有些流量明星不斷挑戰倫理道德底線,甚至法律底線,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而不少粉絲群更是在偶像明星光鮮的外表下,失去了美丑、是非的判斷力,衝動消費泛濫,盲目跟風,漠視核心價值觀,『飯圈』亂象的治理成為一個緊迫問題。

  『飯圈』亂象形成畸形價值觀,對青少年危害極大

  『飯圈』已經高度組織化。過去粉絲的追星活動更多是個人行為,但網絡的興起給粉絲的組織帶來了極大的便利,可以輕而易舉地完成內部的科層化設置、專業化管理。粉絲社群進行『以愛為名』的『動員和規訓』,流行的說法是『要麼成為明星,要麼成為明星喜歡的人』,這具有相當的蠱惑力,某種程度上,有多只『無形的手』對粉絲進行物質和精神的控制。

  圍繞『飯圈』已經構建起一條產業鏈。據第三方調研機構艾瑞諮詢發布的《中國紅人經濟商業模式及趨勢研究報告》稱,2020年粉絲經濟關聯產業市場規模超過4.1萬億元。在這根『金融資本—偶像—粉絲—商業平臺—娛樂經紀—營銷機構—廣告商—廠家』產業鏈條上,各個利益集團盤根錯節,流量明星被看成是『頭部資產』,原來粉絲行為的『情感化』『娛樂化』特征變為『功利化』『物質化』,資本逐利性使得『飯圈』偏離文化產業的初衷,沒有把主要精力用在提昇文藝作品的品質上,反而利用粉絲應援來賺取高額利潤。

  近些年,『飯圈』人員的構成呈現出低齡化態勢,『飯圈』文化對青年人的價值觀產生負面影響。《2020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顯示,通過互聯網進行粉絲應援成為未成年網民一種新的網上社交與休閑娛樂活動,這一動向尤其值得重視。被調查的所有學歷段中,初中生網民在網上進行粉絲應援活動的比例達到11%,高中生網民達10.3%,即使小學生網民也有5.6%。

  考慮到青少年,尤其是中小學生處於『三觀』逐漸形成階段,他們對於流行文化與社交網絡文化中的不良信息和行為,還不具備足夠的辨識能力和免疫力,容易『三觀跟著五官走』。有的青少年對偶像的認知常被『光環效應』迷惑,當他對偶像崇拜的首選條件為『外貌』時,就會認為偶像的內在品質也完美。各類偶像養成類節目,還有刻意強調明星子女身份的節目使社會風氣變得浮躁,導致有些青少年不以追求知識、靠自身努力去實現理想,而是夢想著不勞而獲的『一夜成名』,幻想著像流量明星那樣一夜暴富,使其對於價值實現的途徑形成了畸形的認知和判斷。在這個圈層中,年輕人可能會被異化為『單向度的人』,他們陷入對偶像的偏執中,眼中只有非此即彼的單一價值觀念,有強烈的排他性,最容易發展成自戀和自私的人格類型,對家庭的穩定、社會的和諧都極為不利。

  『飯圈』亂象背後,是資本逐利偶像經濟的脫韁失控

  『飯圈』具有較強的群體化和邊界化特征,它要真正形成先得解決兩個問題:一是數量;二是動員能力。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使這兩個問題得到解決。此前,也有影迷、歌迷等,但是因為大家分散在各地,更像是散兵游勇,信息不能第一時間得到分享,它的規模就受到一定限制。但互聯網分享信息的快速、即時性,一下子就把原先相互之間缺乏聯通的個體組織在一起,形成一個龐大的組織化、產業化的各類後援會、粉絲團、微博超話等。

  『飯圈』的形成,可以追溯到最初的一些選秀節目。隨著互聯網傳播的便利性,這些節目在提昇關注度的同時,也為遠距離追星提供了便捷和通道。互聯網技術和網絡社會的形成,使追星行為的體系化、團隊化甚至職業化的轉變,在技術上得到了支持。

  因為娛樂行業的特性,以及圍繞著行業的龐大群體,特別是『Z世代』消費群體的出現,短時間內湧入大量資本,一方面,被推到前臺的制作方、平臺合力推出大量選秀、養成類節目,樂此不疲地『造星』,瞄准人性的弱點,不惜以低俗、粗俗,甚至惡俗的方式博眼球;另一方面,平臺、機構、粉絲組織合作,不時推出新『玩法』,粉絲被誘導『氪金』『刷數據』『打榜』,幻想著在精神和物質上與明星合體。

  『飯圈』理性由追求功利的動機所驅使,具有典型的工具理性下的功利主義特征。『飯圈』行動借助理性達到自己需要的預期目的,粉絲們純粹從效果最大化角度考慮,導致漠視情感和精神價值。

  自『倒奶投票』事件之後,偶像經濟過度依賴『飯圈』青少年、通過畸形『飯圈』互撕等手段收割大眾注意力資源紅利的問題得到一定程度的暴露,選秀節目被管控。但是,資本操弄的偶像經濟裹挾『飯圈』青少年、肆意收割注意力經濟紅利,甚至不斷越出道德法律紅線的問題,卻遲遲沒有得到根本解決。『飯圈』粉絲是以青少年為主體,『飯圈』亂象表面上看是大量青少年追星行為造成的,實際上是受人引導而實施的『從眾』行為,究其根源,是資本逐利偶像經濟的脫韁失控。

  流量為王的時代,粉絲以為是在表達自己的喜愛、寄托甚至信仰,卻不曾想到,已經在流量的漩渦中,不知不覺淪為了一顆一顆的棋子,被幕後的資本力量所利用和操縱、異化,在一種法不責眾的心理支配下,做出宣泄原始本能衝動的行為,導致時代審美風尚、價值觀與向真、向善、向美漸行漸遠!

  整治的並不是粉絲,而是『飯圈』背後的畸形產業鏈

  要徹底解決『飯圈』亂象,不是哪一方可以單獨完成,需要『五力共治』,即監管部門的監管力、平臺企業的約束力、明星和制片方的自律力、粉絲的自制力和評論家的批判力。既要靠監管部門的強力監管,也要靠生產、消費兩端切實提昇自己的認識水平,在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發生衝突時,能夠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還要依靠文藝評論家正本清源的作用,多措並舉,綜合施策,纔能祛病除根。

  監管方提昇監管力。日前,有關部門為整治不良粉絲文化打出了一套組合拳,包括清理負面有害信息、處置違規賬號、關閉問題群組、解散不良話題、攔截下架涉嫌集資引流的小程序、專項排查整治網絡綜藝節目,對直接暴露的問題進行定點處理,效果明顯。接下來,一方面要完善制度建設,另一方面,『堵』和『疏』應有效結合、因勢利導,探索出粉絲與偶像良性互動的引導機制,讓他們成為更好的自己。

  平臺要切實履行監看責任和管理責任,更要約束自身的行為,不提供滋生不良傾向的土壤。對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社交平臺管理策略要及時調整和優化,對明星榜單、群圈打榜等重點環節進行管理,不開發、不應用任何有可能助長非理性消費、污濁社會風氣、弄虛作假的軟件。

  明星和制片方都要先講藝德,再講藝能。加強明星作為公眾人物的『自律意識』和底線思維,摒棄『娛樂至上』的理念,把精力放在制作優質的文藝作品上,通過文藝精品來塑造明星形象和社會聲譽。突出文娛產品的『文化主導』,抵制過度娛樂化、低俗化等價值導向有明顯偏差的節目。

  粉絲要有自制力,不做盲目的參與者。偶像崇拜如果進入到『沈迷』狀態,陷入無原則、無底線的追隨中,這本身就是一種心理疾病,需要警惕。粉絲情感認同一定要有一個邊界,不能被『喜歡你,沒道理』這類廣告詞所迷惑,而是要多角度看待自己的崇拜對象,塑造健全的、有包容性的價值觀,做出某些舉動前要理性地思考它的後果。

  評論工作者要發揮『啄木鳥』的『治蟲』功能,對出現的問題要剖析它的深層次原因,分析它可能產生的影響。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指出:『文藝批評是文藝創作的一面鏡子、一劑良藥,是引導創作、多出精品、提高審美、引領風尚的重要力量。』文藝批評的任務是澆花和鋤草,澆花是正面的引導和幫助,鋤草是要清除那些不良傾向和有害物質。

  整頓『飯圈』,並不是整頓粉絲,而是『飯圈』背後的產業鏈,明星要自律,平臺要盡職,粉絲要理性,社會要參與,法律要出手。

  某些現象的出現只不過是大江東流時夾帶著的泥沙,但如果不加以糾正,就會使負面的聲音掩蓋真正的『好聲音』,帶壞社會風氣。只有標本兼治,纔能營造一個健康、良好、清朗的生態環境,纔能使神聖的精神文化和高尚的人格操守站在時代前沿,引領風氣之先!

責任編輯:邱浩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