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文體頻道  >  電影電視  >  電影
搜 索
國產系列劇『火不過三』怎麼破?
2021-09-13 16:53:35 來源:新華網  作者:

  由潘粵明、張雨綺、姜超領銜主演,改編自天下霸唱小說《鬼吹燈之雲南蟲谷》的《雲南蟲谷》8月30日在騰訊視頻播出,上線僅8個小時,播放量即破億。5集之後,口碑開始下滑,目前穩定在豆瓣評分7.0分左右——遠遠低於上一部《龍嶺迷窟》8.2分的高分,回落到與潘粵明和導演費振翔這對組合緣起的第一部《怒晴湘西》基本持平。

  從《愛情公寓5》《鄉村愛情12》到《大江大河》《歡樂頌》《贅婿》,統一IP的系列劇開發在國內市場經過多年磨合,已經形成相對穩定的行業構架和制作流程,漸成氣候。系列劇集開發之所以受到市場追捧,是因為其具有先天的優勢,可以通過熱度累積降低開發風險。

  但是,政策變動、演員更換、改編難度加大等不利因素也會令其市場行情產生很大波動,所以國內系列劇的壽命普遍較短……《雲南蟲谷》的表現就非常典型:一方面觀眾忠誠度高,開播即有大量固定的看客湧入;但是5集過後,新加入的遮龍寨村民支線招致原著粉強烈不滿,即便是普通觀眾也不滿意這一改編,令一路探險的緊張感和爽感放緩。無論如何,不管是《鬼吹燈》系列還是《大江大河》《歡樂頌》,系列劇在市場上的地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但『火不過三』仍是普遍無法解鎖的『魔咒』,究竟怎樣纔是可持續的開發模式?

  熱鬧之下的尷尬

  開發風險降低了,口碑卻一部不如一部

  市場之所以熱衷系列劇集開發,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降低風險。業內一直有個說法:『做完一個項目後,第二個項目是歸零的,依舊要承擔100%的風險』。但系列劇天然擁有上一部作品積累的熱度和口碑,觀眾和市場對其抱有更高的期待,開發風險相較於單部劇降低。即便第一部不是很掙錢,但只要打響品牌,第二、三季就會有巨大的商業回報,如果再深度開發,這個系列已經不單單是一個影視作品了,而是一個能產生很大衍生價值的IP。從儲備IP到開發系列劇集,『可持續開發』已經變成影視行業一個巨大的增量。

  但是,長期以來,由於缺少前期規劃,一部劇火了之後纔想做續集,甚至紮堆爭搶過度開發,沒有長線開發的系列劇概念,造成的挑戰和障礙難以破解。例如,國內大多系列劇是根據IP改編而來,國內一個IP的授權年限通常是6年,而一部劇集從拿到授權到前期策劃、開發劇本、拍攝制作,再到成功播出,需要三年到三年半的時間,這意味著第二部作品可能還沒拍攝IP授權就到期了。如果制作方繼續取得IP授權,就要面臨重新議價,而天價版權費足以讓項目止步。如果第一部作品火了,演員、制作人員的身價同樣也會上漲,想要保持原班人馬非常困難。所以,國產系列劇熬過三季的少之又少,要麼陷入口碑一部不如一部的尷尬境地。

  制作模式轉變

  提前規劃、整體開發

  記者了解到,市場上現有相對成功的系列劇,均是在IP開發之前就做好了至少兩到三季的整體規劃。劇集制作是一個需要很多部門共同合作的龐大項目,穩定的制作團隊不僅可以確保作品質量,也可以延續作品的氣質。如此一來,作品之間即便在內容上沒有關聯性,但依舊會帶給觀眾親切感和熟悉感,慢慢形成體系的概念,發揮系列劇的優勢。

  例如《歡樂頌》《大江大河》,都是正午陽光一家制作公司統一開發,編劇、演員等最重要環節的一致性通過合約得到了保障,導演中間有更換,但劇集的風格、調性始終強調統一性,劇情連續達到一氣呵成的效果,因此迄今為止與觀眾見面的兩部《歡樂頌》和《大江大河》水准均保持在國劇爆款的『高位』。相比之下,同樣是正午陽光開發的《琅琊榜》系列,第二部《風起長林》是在第一部大火之後纔啟動的再開發,故事和演員都另起爐灶,市場認可度大相徑庭。

  《鬼吹燈》IP開發一度非常混亂,N個不同版本的『胡八一』讓人很難記住,內容上也或重疊,或斷層,無法串聯起一個連貫的、令人信服的《鬼吹燈》故事。直到2015年,企鵝影視買下八部《鬼吹燈》的網劇改編權,宣布將逐一開發上線。2016年,企鵝影視聯合正午陽光拍攝了第一部《精絕古城》,由靳東扮演胡八一。2017年,管虎接手第二部《黃皮子墳》,這是管虎團隊第一次執導網劇,或許經驗不足,最終的市場評價一般;經過了第一部的試水,2019年同樣由管虎監制、費振翔執導的第三部《怒晴湘西》終於踩到觀眾對此類探險題材的興奮點上,徹底告別了『墳頭跳舞』的時代。

  《龍嶺迷窟》則可以算作《鬼吹燈》系列的轉折。以這一部為起點,企鵝影視開啟了五部連拍的季播劇規劃,並最終確定了管虎監制,費振翔導演,潘粵明、張雨綺、姜超組成的固定演員陣容。正在熱播的《雲南蟲谷》是第二部,後續還有《昆侖迷宮》《南海歸墟》《巫峽棺山》待播。

  這意味著,在整合版權的基礎上,經過了6年的嘗試,《鬼吹燈》IP已成為近幾年國內為數不多的可以穩定排播的系列劇。而這五部能夠『成事』的核心密碼就是提前規劃、整體開發:設定一位劇本總策劃,采用固定的編劇團隊,其中《龍嶺迷窟》和《雲南蟲谷》都是編劇楊哲。同時,在保證五部故事連續性的同時,讓每一部都有各自的特色,去原著故事發生地取經拍攝,對地理面貌做差異化的呈現等,比如《龍嶺迷窟》體現的是陝北風光的黃色,《雲南蟲谷》會呈現以熱帶雨林為主的綠色,《昆侖神宮》將會體現冰川的白色。這些都是整體運作的思維模式。

  破解難題

  從受制於演員到成就演員達到雙贏

  一直以來,一線演員是國劇市場隱形的話語權掌握者。對於系列劇來說,穩定的演員隊伍是最難攻克的實際性問題。起用一線演員,通常檔期繁忙,很難配合系列劇動輒三年甚至更長時間的開發期;起用上昇期演員,第一部劇火了之後身價暴漲,成本會大大增加。因此,『原班人馬』難聚齊成為系列劇『掉粉』的主要原因之一。

  正午陽光開發的《大江大河》《歡樂頌》以及騰訊開發的《龍嶺迷窟》《雲南蟲谷》『鬼吹燈』系列,之所以能形成穩定的『弄潮三子』、22樓『五美』、探墓『鐵三角』,在於確定演員之時並沒有像單劇開發那樣尋找扛收視的演員,而是從劇集和演員個人發展的共贏角度尋找最為匹配的人選。

  例如王凱,在《大江大河》之前,他通過《琅琊榜》《偽裝者》《北平無戰事》等男性群像劇獲得了新人的極高起點,此時亟待一部過硬作品證明其是可以獨當一面的男主角並與偶像演員劃清界限。三部連續拍攝的《大江大河》,對王凱就是一個非常合適的機會,三年只演一個『宋運輝』對一位正處於上昇期的演員來說就轉化成了一種厚積薄發而非人氣消耗。事實證明,王凱的這一選擇成就了作品,更成就了自己。

  《歡樂頌》之於劉濤,《鬼吹燈》之於張雨綺亦是同理。前者身上一直貼著『賢妻』標簽戲路難以拓寬,『安迪』幫助其一舉打開『女強人』人設,包括之後的綜藝、直播,劉濤近年的個人發展與《歡樂頌》標簽毫無違和;後者在接拍時正處於離婚、家暴等多重負面新聞困擾中,市場認為其口碑已經很難挽救,個人狀態很低迷。在一檔以經紀人為主角的綜藝節目中,張雨綺經紀人向其推薦《鬼吹燈》時提到,這個項目的『缺點』是除了野外工作環境艱苦,還要在劇組連續拍攝,可能從『娛樂圈』消失長達一年,但優點是可以暫時避開外界紛擾,全身心投入表演創作——一部過硬的作品,是挽救其演藝事業的唯一機會。張雨綺最終接受了經紀人的建議。

  影視化改編

  搭好臺子還得把戲唱好

  搭好臺子,還是要把戲唱好。在系列化開發的布局下,系列劇要持續輸出精品,關鍵還是品質和內容的把控。《鬼吹燈》系列網劇對特效和原著還原都非常有誠意,在《龍嶺迷窟》和《雲南蟲谷》中,西夏王陵、黃河水道、雨林等都為實景拍攝,從成片效果來看,實景的質感和真實感顯然比特效摳圖更佳。

  但是,令人遺憾的是《雲南蟲谷》在五集之後出現了口碑的明顯下滑,究其原因當歸罪於改編沒有得到觀眾認可。該劇增加了原著中沒有的遮龍寨村民支線,並且情節佔比很大,原著黨認為是『亂加戲』,普通觀眾也覺得焦點偏移,追劇不過癮。

  事實上,這種不滿意也是IP影視化改編中難以繞過的難題:潘粵明版本的鬼吹燈系列網劇,主角團在尋寶的過程之中始終處於『前有狼後有虎』的緊張狀態,這些都是原著賦予的天然基礎,改編成網劇『照搬』就可以了。《雲南蟲谷》雖是原著系列最精彩也最恐怖的一個篇章,也是讓很多原著讀者都期待看到影視化的一個篇章,但唯一的缺點就是篇幅短、人物單一、情節單線,不符合影視劇需要衝突推動的規律,『不得已』加入了支線情節和人物,而遮龍寨村民的加入,初衷一方面是為了增加矛盾衝突,另一方面也是為最終體現和解與合作的主題。

  《雲南蟲谷》之後,鬼吹燈系列還有《昆侖迷宮》《南海歸墟》《巫峽棺山》排隊待播。另外,今年內還有《大江大河》《贅婿》等值得期待的『下一部』待拍。相信在越來越多的作品與市場磨合過後,成熟穩定的制作團隊、固定的受眾群、越來越深入人心的角色形象,系列劇的未來不僅是一門好生意,更是觀眾可以托付的一份期待。

  文/記者楊文傑統籌/滿羿

責任編輯:連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