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電影電視  >  電影
搜 索
90後男孩張金陽:希望華裔電影得到世界更多認可
2021-01-11 14:28:22 來源:多彩貴州網  作者:

  多彩貴州網·眾望新聞訊(記者李楨)入圍33個國際電影節並斬獲26項個人獎!2020年年末,90後北京男孩張金陽以『處女作』電影——《盜師:最後的演出》,成為諸多國際電影節的亮點。

  電影《盜師:最後的演出》獲獎海報

  張金陽是誰?他的電影短片究竟有何魅力能『拿獎拿到手軟』?是怎樣的成長經歷讓他走上了電影道路?獲獎背後又有怎樣的故事?跟隨多彩貴州網·眾望新聞記者一探究竟。

  結緣:動畫電影是把鑰匙

  媽媽是著名電視劇制作人金姝麗,爸爸是獲得過飛天獎最佳剪輯的張健,二姨是著名電視劇導演金姝慧,三姨金姝妹也是制片人......出生於影視世家的張金陽,在還不知道何為『電影』時就已『生活』在片場。

  張金陽和媽媽(左一)、二姨(左二)、三姨(右二) 

  因整個家庭成員都是影視從業者,從小到大,張金陽家的家庭聚會更像是影視人俱樂部。大人們聊著劇本、故事、鏡頭,張金陽便隨著聊的內容想象出各種天馬行空的畫面。

  也和所有小孩一樣,小時候張金陽也特別喜歡看動畫電影,例如《精靈鼠小弟》、《空中大灌籃》。對他而言,這些電影就是一把鑰匙,打開了他的視野和思想,讓他從小對電影產生了興趣,並且堅信電影可以帶來無限希望和力量。

  張金陽和父親

  被朋友開玩笑說看動畫片幼稚時,張金陽仍堅信『動畫其實可以很深刻』。也正是李安導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讓他悟出了對電影領域的另一個認知——層次感讓不同觀影者可以看到不同的故事。

  『這種魔力真的太吸引我了!』張金陽說,很多動畫電影中鏡頭的運動、組接是在現實中無法完成的,甚至做到了極致。

  成長:了解演員的『脆弱』

  家中長輩的深刻影響,電影魔力的強大吸引,讓年少的張金陽順理成章地走上了電影道路。

  2009年,張金陽進入中央戲劇學院電影電視系制片專業學習。2009年到2013年期間,20歲不到的張金陽參與拍攝電視劇《橋隆飆》、《自古英雄出少年》、《狂飆支隊》等影視作品,期間擔任導演助理、制片助理。

  張金陽在片場

  在中戲上學時學校教的是概念和思想,而在真正的組裡學到的是如何做一名專業的劇組人。『這段期間我學到更多的是規矩,在正規劇組中的規矩。』張金陽回憶到,參與拍攝的劇組都是當時規模很大的攝制組,管理十分嚴格。同時,他還結識了在電影道路上的『人生導師』——著名動作指導江道海先生。

  張金陽清楚的記得,年少的他給江道海做場記和導演助理。有一次一名演員完成一個高難度動作,因為沒有控制好威亞的平衡,不小心擺出了奇怪、搞笑的姿勢,在場的大部分年輕人都被逗笑,他也不例外跟著笑。江導很嚴肅地站出來,說了一句:你們誰覺得很好笑?要不要自己上去做一個看看?頓時,所有人收住笑聲統一沈默。

  這是張金陽學到的第一課:不要笑話任何一名演員,要給人家以尊重。

  尊重他人,也會讓自己得到尊重。之後張金陽出演《狂飆支隊》的一個小角色,在零下40度的地方,嘴已經被凍到發瓢,一句臺詞反復說了7、8遍也沒說清楚。他很緊張也很尷尬,但劇組沒有人嘲笑。

  沈淀:『挺』過一波三折的拍攝

  啟蒙和成長之後,張金陽更加堅定自己的電影道路,也更加精進自己的專業。2014年考入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北嶺分校學習娛樂傳媒管理;2016年與吉安永禾影視有限公司再度合作拍攝紅色經典電視劇《林海雪原》並擔任執行制片人;2017年畢業後,在二咖傳媒擔任自媒體導演及攝影,服務於千萬級(粉絲)賬號『毒角Show』和百萬級(粉絲)賬號『三鮮視頻』;2018年被全美電影排名前列的洛約拉瑪利蒙特大學錄取就讀研究生……

  張金陽擔任《林海雪原》執行制片人

  2019年,在經過長時間醞釀和各方充分准備後,張金陽開始拍攝自己真正意義上的第一部電影《盜師:最後的演出》(The Master: Last Show)。

  這是一部關於魔術的奇幻電影。與其他魔術奇幻電影依靠特效和剪輯手法處理魔術不同,《盜師:最後的演出》在鏡頭前展示的是實打實的魔術。張金陽說,希望以此致敬曾是電影《天下無賊》《大魔術師》魔術指導的江道海先生。

  開拍前期,張金陽經朋友介紹先後認識了劉果楠和許家逸兩位優秀的魔術師。曾在拍攝前,連續9次擺放並向他們討教關於魔術的種種知識。兩位魔術師對張金陽的劇本也很感興趣,並攜手設計了一些精心環節,讓影片看起來更可信更精彩。

  短片《盜師:最後的演出》拍攝現場

  影片只有10分鍾,拍攝卻一波三折。

  首先是遭受自然的挑戰,拍攝在2019年10月份進行,而這個季節洛杉磯的天光會在下午5點離去,每天只有9個小時的天光、17個鏡頭的工作量,其中還包含了1個小時的午飯時間,這讓拍攝相當緊張。

  做好准備安排拍攝時間後,又遭遇了很多意外。開車取道具的途中發生了車禍,道具報紙尺寸不對,演員因故遲到5小時……張金陽這纔明白,拍攝一部電影並不容易,只得做了一些『妥協』。逐漸放棄了夢寐以求的希區柯克變焦、重新調整了幾位和景別、盡量控制自己的情緒,還有各種慌忙中的調整和捨棄。

  當天,隨著最後一個鏡頭的結束,張金陽的第一個導演作品僅用了16個小時拍攝完畢。

  綻放:青年導演斬獲多項國際大獎

  被父母遺棄街頭的小女孩,通過在街頭賭博中使用一些簡單的魔術手法和盜竊為生,即將退役的著名魔術大師不經意間發現了女孩的天賦和人性本善的品質,准備用自己的方式給她上堂人生中重要的一課……

  短片《盜師:最後的演出》海報

  短片《盜師:最後的演出》講述的故事,在張金陽看來,內核夾雜了眾多中國的傳統教育特征,其中包括了事不過三、人性本善、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等。『影片中,大師即便聽懂了小女孩用中文調侃自己,但是一直保持一種看破不說破的態度,也是很中國式的表達。』

  張金陽坦言,故事中女主的原型來自家裡的一位堂姐,魔術大師的原型則是自己的父親。父親曾是第一個獲得飛天獎的剪輯師,為了撫養陪伴兒子放棄了他熱愛的工作現場。『而我同時作為這個的這個作品的剪輯師,也是告訴他:我長大了,可以傳承您的事業了!』

  苦心和努力都沒有被辜負。截至2020年12月,張金陽的短片《盜師:最後的演出》共入圍了33個國際電影節並拿到了26個個人獎,包含洛杉磯國際獨立電影節、戛納國際獨立電影、中美電影節、亞洲電影獎、環球柏林電影節、國際獨立電影獎等。

  而對張金陽來說,最重要的獎反而是洛約拉馬麗蒙特大學的最佳研究生短片獎,因為學校是全美電影排名第六的大學,學生之間的作品質量都很高。能在120多個研究生電影短片中脫穎而出,並且得到老師和校友會的認可,這個獎的分量是對他讀研究生期間最大的認可。

  張金陽與獎杯合影

  拿到眾多獎項,張金陽受到了極大的鼓舞,對未來也有了更多、更清晰的期待。

  『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希望能在電影中表現更多的民族文化底蘊,把這些特色自然地融入到國際化的電影腳本中。』張金陽表示,希望有朝一日,更多的華裔電影甚至華裔電視劇能夠更廣泛地得到世界的認可。

  記者:李楨

 

責任編輯:連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