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文體頻道  >  音樂  >  音樂新聞
搜 索
馬上2021年了,我的歌單還停留在2000年
2020-12-31 18:48:51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2月30日電(記者任思雨)每年年底總有那麼幾天,社交網絡會被各種年度音樂榜單刷屏。

  音樂大數據難以勾勒出這一整年的生活,卻也能顯示出當下某些時刻的個人偏好。不過,在聽歌這件私人小事上,能找到完全相同的榜單已經越來越難。

  有人的年度最愛是『英語聽力』、『寶寶巴士』,有人在深夜循環冷門歌曲,還有人感嘆,連續好幾年聽的都是老歌,最愛的歌手兜兜轉轉還是那幾個。

音樂平臺發布的2020年度音樂報告。

  2020年,我的歌單還是它們

  1999年,朴樹發行首張個人專輯,名字叫《我去2000年》,成為許多人回憶千禧年的起點。他唱著《白樺林》上了春晚,《那些花兒》火遍全國。

  那一年,樂壇花開正當時,簽約新公司的陳奕迅發行專輯《打得火熱》,其中的主打歌《K歌之王》,最終將他『K歌之王』的稱號唱響。

陳奕迅專輯《打得火熱》封面。

  《K歌之王》成為2000年度十大勁歌金曲之一,一起入選的歌手還有張學友、謝霆鋒、陳慧琳、郭富城、鄭秀文、王菲、劉德華等,最後拿下金曲金獎的,是楊千嬅的《少女的祈禱》。

  那一年,有舊人離去,也有新人補位。無印良品組合解散,公司主管對單飛後的光良說,給你的老鄉寫一首歌吧。那天恰好寫詞人也在場,他不到二十分鍾就創作出《勇氣》,後來,梁靜茹憑借此歌一戰成名。

  另一位女歌手也剛剛嶄露頭角,一首『天黑黑,欲落雨』讓大家記住了她的名字——孫燕姿。趁熱打鐵,年底她推出第二張專輯,《開始懂了》《壞天氣》等歌曲再次爆火。

孫燕姿專輯《我要的幸福》封面。

  還有三個年輕女孩,參加了一檔叫做《宇宙2000實力美少女爭霸戰》的選秀比賽,第二年,她們以S.H.E組合的名字出道。

  那一年,周傑倫還在公司悶頭創作,給劉德華寫《眼淚知道》被退回,給張惠妹寫《雙截棍》被退回,直到楊峻榮從《可愛女人》發現了他的纔華,他對吳宗憲說,『這個年輕人我要自己來帶,你交給我,他一定紅』。

  當年11月7日,周傑倫第一張同名專輯《Jay》橫空出世,這個21歲的年輕人就此開啟華語樂壇的新篇章。

周傑倫專輯《Jay》封面。

  還有五月天、陶?、王力宏、張惠妹、蔡依林、蕭亞軒……他們的名字,在那些年的各大音樂榜單交替閃耀,2004年的金曲獎頒獎典禮上,王菲的得獎感言是:『我會唱歌這個我知道,所以對金曲獎評委給我的肯定,我也給予充分的肯定!』

  如今,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盤點15年、20年前樂壇神仙打架的視頻登上熱搜。2020年初,這些歌手先後開啟線上直播演唱會,彈幕紛紛說『全體起立』、『爺青回』。

  不久前,豆瓣發布2020年度音樂榜單,其中,在年度最受關注藝人一欄,人們發現了熟悉的名字:周傑倫、王菲、孫燕姿、陳奕迅、朴樹、五月天、新褲子樂隊……

  『這確定不是二十年前的榜單?』『現在樂壇是真沒人了嗎?』有人疑惑。

來源:豆瓣2020年度音樂榜單。

  十年前『神仙打架』,十年後粉絲吵架?

  2019年,搖滾歌手鄭鈞在節目中無奈地說:『排行榜上的歌,十首裡面有九首真的聽不下去。』原來一首歌火是因為它本身好聽,但現在是因為唱歌的人火,大家就覺得這首歌應該火。

  這段話迅速登上熱搜,在一些人看來,『十年前神仙打架,十年後粉絲吵架』,音樂排行榜早已失去客觀的立場。但是,華語樂壇金曲變少的原因,並非都是流量和排行榜。

來源:視頻截圖。

  在無比熱鬧的千禧年前後,行業的危機已悄然埋下。數字音樂時代到來,盜版卻開始橫行,依靠實體唱片與歌手生存的唱片行業遭遇沈重打擊,認真寫歌賺不到錢,幕後創作者轉行還是堅持成了問題。

  那些年,大量網絡紅人和網絡歌曲湧現,他們的火爆也顯示出這個行業發生的內在變化——創作方式不一樣了。

  在傳播渠道遠沒有今日發達的時候,一張新誕生的唱片、一首出現在電視電臺榜單的歌曲,已經經歷了歌手、制作人、唱片公司和專業編輯的層層打磨和篩選;

  而在人人都可以是唱作人的年代,寫歌和發歌不再需要嚴格的門檻,留給音樂人成長的時間變少,盡管音樂數量比起過去大幅增加,但穿透力卻變弱,更不提其中還有一些為迎合大眾口味的快消品。

  同時,音樂的選擇權也交給了聽眾自己。信息爆炸之下,人們迎來了音樂消費的分眾年代。聽眾的注意力被大范圍稀釋,大數據根據個人習慣和喜好推送歌曲,另一邊,幾秒鍾的前奏就能主宰一首歌的命運,盡管歌手們在用各種方式塑造自己的獨特性,但大趨勢仍難阻擋。

  《我是唱作人》總導演車澈提到:『大家好像都被關在自己信息繭房裡,一邊是音樂人缺乏平臺去展示好音樂,一邊是觀眾認為當下市場沒有優質音樂。』胡海泉也曾說:『現在推一個歌特別難,你精心制作一張專輯,很容易感覺就石沈大海了,哪怕你的同事盡了最大的努力。』

來源:微博截圖。

  也是在分眾化的趨勢下,『超級歌手』、『國民金曲』的出現不再像過去那麼容易。排行榜的考量因素變多,興起於短視頻平臺的一些爆款,在脫離情境後也難免陷入爭議。

  新歌迭代的速度還在加快,今年,有人發現,連《學貓叫》《野狼disco》這類的『神曲』似乎都變少了。

  現在沒有好歌聽嗎?那也未必

  今年夏天,周傑倫《Mojito》讓服務器崩潰;冬天,五月天上線新曲《因為你所以我》,神隱幾年的蕭亞軒也發了新專輯《Naked Truth赤裸真相》,熱鬧之後,它們都沒有像過去一樣成為年度熱門。

  很多人對『神仙打架』的名場面遠去惋惜不已,但也有人不這麼認為。

  一位網友評論道,『我覺得就是因為環境不同了,現在的聽眾能自己選擇要聽什麼樣的歌,而不是隨大流什麼火聽什麼,如果現在的音樂人還是做像十五年前那樣的音樂,那華語樂壇纔是真的沒有進步、更沒有巔峰可言』。

  27日,微博知名音樂博主『耳帝』發布了2020年度100首最佳歌曲總結,評論區有人說,100首裡面一首都沒聽過,有人說,『如果你把這些歌都聽一遍,或許對華語音樂會有新的認識』。

來源:微博截圖。

  過去音樂創作的面向是大眾,而現在,更多元、更有自我表達的歌曲正在出現。市面上不全是流行抒情歌,人們各尋各的共鳴,也不是一件壞事。

  22日,十年磨一劍的萬能青年旅店發布《冀西南林路行》,上線一天,銷售總額突破660w,創下該音樂平臺的獨立音樂數字專輯最高紀錄,有網友說:"對認真做音樂的人來說也是一個鼓勵。"

萬能青年旅店專輯《冀西南林路行》封面。

  其實,哪個年代都有好歌和爛歌,如今被我們歸為金曲的歌曲,也是經歷了一年又一年的『大浪淘沙』而留下的精品。

  只是現在,要想創作出突破各個圈層、與觀眾有心靈共鳴的歌曲,對創作者的要求可能更高了。在哀嘆樂壇無新人的時候,不妨嘗試下新歌,也許會有驚喜?

  2020年,你的年度最愛歌手是誰?(完)

責任編輯:連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