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星聞  >  大陸星聞
搜 索
《光》導演郭修篆:讓自閉癥群體看到那道光
2020-11-20 18:53:57 來源: 北京日報  作者:

  患有自閉癥的哥哥個性敏感,不善與人交際,與他相依為命的弟弟一直設法幫哥哥找工作,希望他有一天能獨立生活。然而,哥哥一次次搞砸面試,闖禍不斷,讓弟弟氣憤又無奈。直到有一天,弟弟聽到哥哥房間傳來的音樂聲,纔意識到哥哥身上默默閃耀著的音樂天賦……這部自閉癥題材的馬來西亞電影《光》正在國內上映,以清新溫暖的風格贏得了好口碑,片中動人的兄弟親情,更是打動了不少觀眾。影片改編自馬來西亞導演郭修篆與其哥哥的真實經歷,郭修篆說,希望通過這部電影,讓自閉癥群體看到那道光。

  《光》中的弟弟要照顧患自閉癥的哥哥,兄弟的一場爭吵戲真實感人。

  談初衷

  給哥哥拍一部溫情的電影

  《光》的片尾彩蛋播放了一段紀錄片,導演郭修篆生活中的親哥哥出現在鏡頭中,觀眾這纔恍然大悟,原來影片所講述的故事,居然真的來自郭修篆與其哥哥的真實經歷。哥哥和電影中一樣患有自閉癥,但他同時在音樂和數學上表現出過人天賦,不僅彈得一手好鋼琴,還是數學博士,現在在大學任教。

  郭修篆最早以廣告導演的身份入行,為了向客戶證明自己的拍片能力,他必須得有代表作。在構思時,郭修篆想,與其做一個很酷的內容,比如科幻,不如拍一部比較靠近自己內心的作品,『哥哥和我一起長大這麼多年,他就是我人生中最有趣的角色。』於是,2011年,短片《光》問世。現在的院線電影《光》,就是在當年那部短片的基礎上創作的。『哥哥這麼多年受了很多委屈,拍一部這樣的電影,好像也能幫他出一口氣。』郭修篆笑言。

  這類講述弱勢群體的作品,往往走苦情路線,拍得又悲又慘,但《光》卻給人一種輕盈溫暖的感覺:『不按常理出牌』的哥哥舉手投足都是那麼天真爛漫,還常常弄出很多笑點;一直在身邊的弟弟對哥哥不離不棄,努力讓哥哥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則讓人看到親情的溫暖。郭修篆坦言,他一開始就不想把電影拍成一部悲劇。『如果拍成紀錄片,可能從頭慘到尾,因為自閉癥確實很不幸,但跟哥哥一起成長,也有開心的地方,我覺得我們專注在這些開心的地方,人生可能會好過一點。而且片中的兄弟情纔是最重要的主題。』

  郭修篆說,片中八成情節來自真實經歷,比如哥哥房間嚴格按照大小擺放整齊的物品,比如那條名為『安吉拉』、被哥哥認為是他女朋友的毯子,還有哥哥曾經離家出走的經歷。『小時候哥哥一受到挫折就會離家出走,那時候沒有手機,要找他真的好麻煩。他最遠跑去了另外一個縣,但很幸運在巴士上碰到了幾位好心人,給他買了回來的票,最後我們在巴士上找到了他。』片中幫助哥哥的善良女孩素恩,就來自這個經歷。

  『不可否認,有些自閉癥患者不像電影裡這麼「彩虹」,他們需要家人一輩子的照顧,但我在創作這部電影時,希望傳遞一個比較正能量的觀點,希望每位自閉癥患者最後都能在社會上找到他們的位置,讓他們看得到那一道彩虹、那一道光。』郭修篆說。

  談拍攝

  用特殊鏡頭展現自閉癥群體

  可能是得益於郭修篆此前大量拍攝廣告的經驗,《光》在視聽語言上設計精巧,成熟得完全不像一部處女作,尤其是片中許多展現哥哥眼中世界的主觀鏡頭,拍得夢幻而有想象力。

  『我跟攝影師一直在思考,用什麼鏡頭可以把一個自閉癥群體的世界拍出來,所以我們用了一些比較特殊的鏡頭,甚至有時候不把鏡頭接到攝影機上,只是用手拿住攝影機,這樣拍的時候就會有很多閃光進來,而且對焦會虛掉,但就會有一種很奇妙的效果,對這部影片來說恰恰非常適合。』郭修篆說。

  片中,哥哥一直癡迷於收集各種大小不一的玻璃杯,最後利用玻璃杯、自行車、魚缸氧氣管等物品發明了一架『水鋼琴』。當哥哥彈奏起『水鋼琴』時,他的音樂纔華終於顯現,弟弟也第一次真正理解哥哥,全片情感在此刻達到高潮。郭修篆透露,『水鋼琴』的靈感也來自於哥哥不同階段的經歷。

  『小時候哥哥用酒杯彈出一個音,還有一次我進他房間,發現他在彈一個沒聲音的二手鋼琴鍵盤,我說沒聲音有什麼意思,但他說那是因為你聽不見。』郭修篆認為,在影片最後的高潮階段,必須有一個特別漂亮的東西來展現哥哥獨特的纔華,不能只是把一排酒杯放在地上,讓哥哥彈一首歌,因此他設計了這款獨一無二的『水鋼琴』。

  談演員

  兩位主演提前做了很多功課

  片中飽滿真摯的兄弟情感動了不少觀眾。飾演哥哥的莊仲維,將自閉癥患者演繹得憨態可掬;飾演弟弟的張順源,把弟弟對哥哥的牽掛、擔懮、無奈等情緒表現得富有層次感。

  郭修篆介紹,兩位主演為影片做了很多功課。莊仲維提前接觸了不少自閉癥患者,還和郭修篆的哥哥相處了好幾天,『哥哥斷斷續續說話的方式,也是他特意根據身邊一位患有自閉癥的親人設計出來的。』對張順源而言,飾演弟弟的挑戰也很大,因為雖然弟弟無微不至地照顧哥哥,但他並不是拯救地球的英雄,只是生活中的一個普通人,要把握好表演時的分寸。

  片中,哥哥在發明『水鋼琴』的過程中偷了一個造價不菲的水晶杯,被失主找上門,兄弟二人爆發了片中最激烈的一場爭吵。開拍前,兩位演員都保留了一些情緒,打算在正式拍攝時釋放。到了片場,郭修篆說,不如一鏡到底,真實呈現出兄弟倆的情緒起伏,讓整場戲一氣呵成。20分鍾的拍攝時間裡,兩位演員使出全力來拍,爆發力十足。『拍完後整個片場都很沈默,好多人還哭了,都知道這是特別好的一場戲。』

  哥哥離家出走多日後自己回到家的這場戲,被郭修篆處理得自然而克制:哥哥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在家翻箱倒櫃研究他的發明,等弟弟回來後,他第一句話就是問弟弟要魚缸軟管,絲毫沒發現弟弟正處於『哥哥回來了』的巨大情緒變化中;如釋重負的弟弟癱坐在沙發上,顫抖著點燃一根煙……郭修篆坦言,這也是他全片最喜歡的一個段落。

  『弟弟和哥哥注重的東西不一樣:哥哥離家出走了,弟弟覺得少了一個家人,他特別傷心;但哥哥回來時,他放在第一的東西是他的「水鋼琴」。這就是正常人和自閉癥群體的對比,也是我覺得我跟我哥哥距離最遙遠的時候。』郭修篆說,自閉癥群體心思單純善良,需要我們對他們多多包涵。『這部電影中,哥哥需要弟弟在生活中照顧他,但弟弟也離不開哥哥,如果沒有哥哥,弟弟覺得家就不完整。』記者袁雲兒

責任編輯:連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