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電影電視  >  電視
搜 索
《雷霆戰將》、新版《鹿鼎記》接連『翻車』是何因?
2020-11-20 17:13:09 來源:新華網  作者:

  抗戰劇《雷霆戰將》引發輿論批評被撤播後,張一山版《鹿鼎記》也遭遇了金庸劇前所未有的差評。受疫情影響,影視行業的每一個環節都似在生死線上掙紮,電視臺黃金檔期這一稀缺資源的搏殺更是慘烈,現實中絕大部分電視劇未能走到播出時刻就永遠地成為庫存,然而最終得以與觀眾見面的『佼佼者』竟然是這樣的成色,觀眾不滿意,從業者更說不過去。

  究竟是什麼東西,吞噬了創作者的尊嚴、消耗了演員的藝術生命、澆滅了觀眾的熱情,最終將作品釘在恥辱架上?

  追求穩賺不賠偏離創作根本

  《雷霆戰將》是2017年的舊劇。當年的大環境是,視頻平臺資本2015年進入行業形成的風口開始消退,電視劇的投入資金、產量都進入調整期。在這樣的背景下,一個項目的求生欲往往體現在:一、題材安全。二、年輕化表達以迎合所謂觀眾換代的趨勢。該劇開機時還叫《亮劍之雷霆戰將》,開機發布會上高調標榜的賣點即:『圍繞青春、生命、愛情、希望等關鍵詞展開……將更迎合年輕人的審美意識和觀念,是一部源於經典,志在超越的青春版」亮劍」。』意圖很明顯,左手抗日,右手流量,上懸《亮劍》招牌,穩賺不賠。然而,如意算盤錯就錯在,市場並不拒絕以年輕化的視角去解讀經典,但創作最根本的是從內容出發、從人物出發;年輕化的班底、年輕的服化道並不等同於撬動年輕市場。

  『《雷霆戰將》差評發生並不意外。近些年雖然國產劇有好作品,但絕大多數劇都是同一個套路,用流量演員去浮誇地演繹所謂的霸道總裁愛上我的爽劇,不論是職場劇還是勵志劇還是仙俠劇。只不過如今這群人又盯上了革命抗日題材。』來自網友的評論足以反映觀眾的敏銳和洞察:他們不買賬,不僅緣於臉譜化的人物、浮誇的服化道和表演,更是對所謂打著青春化旗號,將偶像化和爽感植入一切題材的反感。

  其實,從2019年開始,市場就能明顯感受到觀眾喜好的轉向,例如偶像劇套路被更為極致地用於甜寵劇,這一細分劇種滿足了部分觀眾的心理需求,發展不錯,而在甜寵劇之外的題材,包括年輕觀眾在內的審美逐漸對爽劇審美疲勞,更加傾向於真實、厚重,近來的爆款劇《小歡喜》、《隱秘的角落》、《三十而已》莫不如此。

  對賭壓力下動作全面走形

  張一山版《鹿鼎記》是一個相對『神秘』的項目:2019年開機和拍攝期間的公開信息幾乎沒有,事先毫無征兆地在11月15日當天宣布當晚開播。這種做派在營銷先行、嚴格控評的劇集宣傳套路中非常罕見。當然,這跟項目特殊性也有關,金庸劇翻拍本身就是出圈的話題。果然零宣傳開播第二天,就引爆了熱搜話題,只不過洶湧而來的並非『自來水』,而是淹死人的『口水』。

  從項目『簡歷』分析,新《鹿鼎記》本不至於荒腔走板至此:出品方新麗傳媒一直是業內有口碑保證的公司,《如懿傳》、《慶餘年》等IP改編作品也都是獲得市場認可的;編劇申捷過往有《雞毛在天上飛》《白鹿原》等獲獎作品傍身,沒有『魔改前科』,以嚴謹正劇創作為主;張一山通過《餘罪》已經證明了演技實力並且觀眾緣不差;導演馬進跟他合作過《春風十裡,不如你》……

  《鹿鼎記》這樣一個『基礎很不錯』的項目,最後卻是如此令人失望的呈現,不能不讓人惋惜。從《鹿鼎記》制作本身,除了張一山只言片語的描述,『已經往卡通和搞笑上走了,可能表演方式會有些變化,有時會寫意一點,不會那麼落地,這都是創作手法,人和事肯定是尊重原著的』,其他主創均三緘其口,目前只能理解為一次失敗的迎合低齡觀眾的喜劇化改編。

  從立項到結果,《鹿鼎記》可謂一個典型的PPT制作法的教訓。有業內人士分析,這是新麗在巨大對賭壓力下,不得不重量輕質,導致項目失控。這的確是一個不能忽略的背景,閱文集團收購新麗傳媒時新麗傳媒承諾:2018-2020年淨利潤分別不低於5億元、7億元和9億元。2018年、2019年新麗傳媒均未完成對賭承諾。但這樣一部所謂的新《鹿鼎記》:沾著改編金庸劇的光,消費著張一山《餘罪》的紅利,用節奏快到飛起、全靠觀眾自己腦補人設和情節的倍速改編等手段,自以為是地迎合年輕觀眾——它真的能緩解其所屬公司的壓力嗎?

  平臺急火攻心倒逼創作鋌而走險

  其實,播出劇的成色幾何,電視臺乃至視頻平臺都有預審預判。面對巨大庫存積壓,《雷霆戰將》、《鹿鼎記》這樣的作品還能得見天日,也側面反映了國劇播出環境的悲哀:一方面,中國電視劇創作的基本現實就是,即便能進入省級衛視乃至央視的片庫,90%也是導演、劇本、制作都說得過去的合格之作,中規中矩地播出過去就算完成使命;一方面,播出平臺面對市場格局和觀眾新的收看方式變化,急火攻心,長視頻的命操著短視頻的心,刻意追求出圈、爆品、流量,同量級同題材的作品,能夠取得上述效應的元素會被優先選擇。

  比如抗戰題材,《雷霆戰將》的張雲龍和高偉光經過幾年經營,比2017年時上昇了很多,已是炙手可熱的小生;《鹿鼎記》『金庸+搞笑+張一山』本身就自帶話題疊加的基因,具備社交媒體話題變現的潛力。至於是否精品,是否超越前作,早已是奢求,現在平臺和劇方哪怕收獲罵聲也是願意的,注意力經濟『爆品效應』日益凸顯的當下,就算被罵了,至少也聽個響,好過悄無聲息。

  如果說《雷霆戰將》、《鹿鼎記》在創作之初以投機之心偏離了正道,實際上,市場和平臺無限追求『爆品效應』的心態,也在倒逼電視劇創作鋌而走險。

  文/本報記者楊文傑統籌/滿羿

責任編輯:連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