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電影電視  >  電視
搜 索
中年女藝人的『逆光』並不總是乘風破浪
2020-06-23 19:10:03 來源:新華網  作者:

  上線三天,網絡播放量就到達3.7億,微博話題閱讀量超過68億——近日上線的《乘風破浪的姐姐》,可能是近年國產綜藝中最爆款的一個。伊能靜、寧靜、張雨綺、鍾麗緹、陳松伶、萬茜、王麗坤等30位在所屬行業領域已頗有成績的女藝人,搖曳生姿地走上舞臺,以訓練生的身份努力爭奪有限的成團名額。這種錯位的規則設定,成就獨樹一幟的爆點。

  或許有人會問:被歲月浸潤出的獨特氣場,用經歷開鑿出的業界口碑,還需要商業流水線式的標准去衡量嗎?當然!因為她們之中,不少人遠離主流視線已久。有統計數據顯示,這30位女藝人近三年能達到年均有一部新作上線的,還不到一半。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這檔節目,更像是部分女星力爭上游的一次自救。

  讓『前流量』時代的女明星站到C位,一場互惠互利的『導流』游戲

  《乘風破浪的姐姐》播出前,演員萬茜被問及『參加節目是否是為了流量』,她回答:『功利的方面是逃不掉的。』1982年出生的萬茜,成功塑造了一系列影視形象,一直給人以『低調好演員』的印象,在節目中更是收獲了『競爭對手』的一致好評,不過伴隨她多年的議題中還有一個關鍵詞『戲好人不紅』。

  萬茜的處境,多多少少代表了未能趕上流量經濟紅利的演員的尷尬。在影視行業中,以楊冪、劉詩詩、趙麗穎為代表的85後小花可以說是最早趕上流量浪潮的一代:她們出道時恰逢商業偶像劇與『大女主』題材興起期,又是互聯網蓬勃發展的時代。因此,她們比上一代人擁有了更多的流量基礎與商業機會。

  事實上,在《乘風破浪的姐姐》同期的女藝人中,萬茜的作品曝光度已處上游。節目中除了個別『頂流』外,大多藝人近年的作品露出十分有限,有些三四年甚至七八年沒有新作上線。

  從性別來看,女藝人面臨的競爭也相對更加激烈。單看2019年無影視作品播出的演員數量,空窗男演員的絕對數量更多。但從比例來看,女演員在2019年無影視作品的比例更高,比男演員高出7個百分點。而且,女演員的平均空窗期也比男演員長近100天,也就是說整體待業情況更嚴峻。

  從這個角度看,《乘風破浪的姐姐》更像是與女明星達成了一場互惠互利的『導流』共識——姐姐們口中的『站上C位』,更包含著一種以強勢姿態回歸大眾視野的期許。

  流水線標准之外,女性多樣可能構成最大看點

  不管訴求如何,不可否認的是,這檔綜藝節目前所未有地呈現了女性多樣性的可能。在傳統觀念中,對於女性的認知與審美,30歲,似乎一直是一個固有的標准,伴隨30歲而來的是中年女性的焦慮。社會對於她們的定位並不是獨立的個體,更偏向『妻子』和『母親』。

  在《乘風破浪的姐姐》中,這些年齡30+到50+的姐姐們卻以昂揚的狀態告訴人們『我可不止於此』:身材已經有些發福的陳松伶,並未將『減肥』掛在嘴邊,而是開心地介紹起自己的旅游愛好,背上背包說走就走,享受生活——只要內心自在,又何必被大眾審美綁架?因為一場病痛離開大眾視線的歌手阿朵,這些年躲進大山,跳出高壓的生活,明確了自己推廣民族音樂的心願——如果生活讓你麻木,偶爾的『出走』又何妨?這些年淡出觀眾視線的34歲女演員白冰在節目中坦言,自己幾年前離了婚,目前帶著女兒,准備開啟事業新征程——面對不可測的生活,無論如何都不要丟掉從頭再來的勇氣。

  甚至節目中那些對既定規則的『不馴服』,也引得觀眾的認同。面對同質化的評選標准,歌手丁當直接通過個人社交平臺喊話回懟:只有半吊子啥也乾不好的纔能成團?阿朵則反向給出評委建議:有性格的成熟藝人完全可以組成一個凸顯中國文化特色的女團,不一定要照搬現有的日韓女團模式。這種打破慣性思維、重建規則的魄力與勇氣,不正是歲月的賦予?正如張含韻在節目中所說的那樣:『30歲之前,我們的青春,我們的美好,是天生的,是父母給的;但是30歲之後,是我們一手創造的。』

  當然,光靠一個爆款節目導流,並不足以緩解行業困局,應該呼吁的是,出現更多可以展現不同生命階段女性魅力的文藝作品。『C位宣言』背後的女性生活、行業隱衷,更值得關注。 (記者張禎希)

責任編輯:連冬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