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電影電視  >  電影
搜 索
好萊塢也很關心中國電影院復工
2020-03-24 16:32:17 來源:新華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黑寡婦》海報。

  據新華網轉文匯報報道,疫情致使全世界電影行業按下暫停鍵。多部大片推遲上映檔期,正在拍攝中的項目,從A級大制作到小成本獨立制作,都一夜停擺。在這樣的大環境裡,中國影院復工,成為被全世界同行關注的、充滿儀式感的事件

  -本報記者柳青

  上周起,全國各地的影院陸續恢復營業,就在院線收到《中國合伙人》《戰狼2》《流浪地球》《狼圖騰》和《何以為家》組成的第一批復工片單時,華納兄弟公司宣布,《哈利·波特》系列的第一部——19年前的《哈利·波特與魔法石》將以4K修復3D版的形式在中國內地重映,公映檔期擬定於4月初。這個消息不僅觸動《哈利·波特》系列的原著書迷和影迷,也吸引了《好萊塢報道》《綜藝》雜志等專業媒體和多家報紙的關切。雖說中國電影市場在過去幾年裡是受到重視的票房重鎮,但這樣集中了全球業界的視線,還是不多見。

  疫情致使全世界電影行業按下暫停鍵。《花木蘭》《007之無暇赴死》《黑寡婦》等多部大片推遲上映檔期,正在拍攝中的項目,從A級大制作到小成本獨立制作,都一夜停擺。翠貝卡電影節取消,戛納電影節延期,上海電影節、洛加諾電影節和威尼斯電影節等進入『檔期待定』狀態。來自美國娛樂工業工會的統計數據顯示,短短幾天裡,僅在好萊塢,超過12萬的電影從業人員進入歇工待業的狀態。全世界影院閉門謝客,迪士尼和環球影業等傳統大片廠明確將把產業重心轉向線上,環球出品的新片《狩獵》上映首周末後就開放線上點播,這意味著環球影業單方面地打破了美國院線90天『窗口期』(即院線公映電影必須上映滿90天纔能線上播放)。在這樣的大環境裡,中國影院復工,成為被全世界同行關注的、充滿儀式感的事件,正如《衛報》記者所寫道:『什麼樣的電影能把人們重新召回影院,電影市場會怎樣復蘇,電影行業將怎樣重建?這些都是電影人此刻牽掛的。』

  越來越多導演接受線上放映,但電影院仍值得『苦苦捍衛』

  『公眾居家隔離時,他們從大量線上資源裡得到排遣和安慰,我希望他們偶爾能意識到,這些內容的制作,是無法在線上完成的,我們這個行業,是無法依靠「在線」持續下去的。』一位倫敦的影視制作人在英國電影院關停後的幾天裡,對《衛報》記者說出了上面這段話。

  越來越多的觀眾習慣於利用流媒體觀看影視劇,連影評和電影理論領域的大家——如喬納森·羅森鮑姆和詹姆斯·納雷摩爾,都曾表示自己看的大部分作品是通過數字和線上資源。甚至有專業的社會學考察和數據顯示,在日本、美國和歐洲大部分國家,非連鎖、非商業類影院的主體觀眾是老年人,不賣可樂和爆米花的藝術影院正在承擔老年社交場所的功能。那麼,電影院真的是老態龍鍾以至活該被淘汰嗎?

  美國電影放映協會和好萊塢五大片廠針對『放映窗口期』的拉鋸,法國放映協會脅迫戛納競賽單元不得接受直接線上發行、不在法國影院裡公映的作品,這些當然很大程度上是院線方對自身既得利益的捍衛,但為什麼大量導演對於影院式微的行業趨勢不能接受呢?是出於迂腐的『大銀幕儀式感』,還是為了『影院裡的童年記憶』那點私人鄉愁?答案是否定的。

  曾在2000年獲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的英國導演凱文·麥克唐納,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發前兩周,完成了與朱迪·福斯特和卷福合作的新片的拍攝部分,他說:『我的劇組已經足夠幸運,沒有因為疫情中斷工作,行業停擺時,我至少還能在家專注於做影片的後期。但疫情對這部作品的打擊將是持久的,在原定的計劃表上,我應該去戛納電影節給發行商們放映片花,然後帶著成片參加威尼斯、多倫多和特柳賴德電影節,因為像這樣中小規模的非商業片,只有依靠影展和藝術影院的「窗口」,纔能被盡可能多的觀眾看見。』

  這纔是眾多導演苦苦堅持『捍衛影院』的真正原因。縱然線下轉線上是行業利益所趨的大勢,但一部分影院的存續維系著藝術類影展的延伸,也在一定程度上維持了電影行業的分層和多樣性。縱然一部分觀眾能接受直接上線觀看新一部漫威電影,但電影愛好者能想象沒有盧米埃爾宮、在線上『完成』的戛納電影節嗎?很多藝術片如果喪失影展的窗口、繼而無法在獨立於商業院線之外的小影院裡獲得長線放映的機會,簡單粗暴的『上線』,更大的可能是制造一堆被埋沒於網絡的字節。

  電影院提供的不僅是消費,還有『與陌生人相處的時光』

  就在洛杉磯的影院關停後的第二天,《紐約時報》的影評人馬諾拉·達吉斯以傷感的口吻寫下《致不知名的觀眾:我多麼想念在黑暗中坐到你的身邊》。她在專欄裡回憶了一段童年觀影的細節:她3歲,被父母帶去看文森特·明內裡導演的《梵高傳》,當她看到銀幕上的梵高發狂割下自己的耳朵,嚇得大哭,前後排的若乾觀眾(都是這家影院的常客)善意地體諒了這個寶寶,輕聲哄她『沒事的,後面就好起來了』。

  正像這位影評人的回憶所提供的,人們在電影院裡得到的不僅是兩個小時的圖像和聲音組合的消費品,還有一段和陌生人相處的特殊社交時光。與電影院有關的記憶未必總是好的,破舊小影院的座位上也許會有跳蚤,糟糕的放映員會弄錯電影的畫幅,最倒霉的是碰到奇葩的鄰座……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在什麼場合、和哪些人一起觀影的主觀感受,其實強勢地介入了觀眾對一部電影的感受。家庭影院發達的當下,在家裡用放映設備制造出『大銀幕』的體驗並不困難,電影院和線上觀影真正的差異在於,前者提供的不僅是視聽消費,還有社交。

  相對於疫情中的隔離,電影院提供的是截然相反的生命體驗:場燈熄滅,黑暗中的大多數是陌生人,在陌生人的海洋中,個體之間的幻想和悲歡並無交流,而兩兩之間的物理距離那麼近。發達技術時代的疫期隔離,社交網絡制造了天涯比鄰的情感溝通,但個體在物理層面成了孤島。在這個意義上,影院和劇院的復工變得如此受關切,就不僅是票房層面的利潤驅動,而是影院這個場所創造的身體的在場和接近,是人的本性所渴望的。

責任編輯:連冬雪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