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電影電視  >  電影
搜 索
青春片若要賣座得靠『賣慘』?
2019-11-28 16:05:19 來源:人民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近日的電影市場,幾部青春題材的電影成為熱議對象。其中,《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跑出黑馬之勢,連續多日佔據單日票房冠軍,但口碑不佳;青年導演白雪的《過春天》,以超高的口碑被譽為『重新定義國產青春片』,但累計票房不足1000萬元;《鋼的琴》導演張猛新作《陽臺上》,口碑和票房均不如預期,豆瓣評分6.1分,累計票房不足400萬元。

  A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悲情老套路,票房成冠軍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翻拍自韓國同名電影,目前累計票房已經超過6億元,打破了內地翻拍韓國電影的票房紀錄。雖然票房飄紅,但影片卻遭到大規模吐槽——『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是我花了錢和時間看這個爛片。』豆瓣上這條短評得到了上千個贊。影片在豆瓣評分為4.9分,韓國原版電影的豆瓣評分為7.7分。

  在上映前,《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並不被市場看好,沒想到上映後票房走勢遠超預期,成為3月影市的一匹黑馬。由於翻拍自韓國同名電影,『車禍、癌癥、治不好』這三件套自然也沒少。影片主角是一對青梅竹馬的戀人,男主角身患絕癥自知將不久於人世,於是深埋自己對女主角的愛意,特意安排了男二號與女主角相識相戀……

  根據第三方數據平臺統計,《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在觀眾性別分布上,女性觀眾佔65.2%;在年齡分布上,20歲至29歲佔68%——顯然年輕女性是這部電影的主要觀眾,精准的受眾定位或許是影片取得票房成功的原因之一。也有業內人士稱,電影中這種幾乎只會出現在想象中的情侶,給年輕觀眾提供了某種心理撫慰,或許也是票房大賣的因素。

  然而,票房的成功並不代表影片質量上乘。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院長周星發微博說:『最初抱著很大希望,因為片名比較有意思,可惜看了前半部分,簡直大跌眼鏡,幾乎汲取了常態校園劇/家庭劇的所有俗套……』還有網友編段子:『昨晚我也看了《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但走出電影院我纔哭的,哭得很大聲,因為我的電動車不見了。』還有觀眾說:『這的確是一個很悲傷的故事,但原諒我忍不住笑了。』

  B《過春天》:

  佳作屢獲獎,票房難突圍

  青年導演白雪的處女作《過春天》上映一周票房不足1000萬元,但影片的口碑相當亮眼,豆瓣評分8分,甚至被譽為『重新定義了國產青春片』。對此,導演白雪態度豁達:『市場太虛無,不知道觀眾都躲在哪裡,開心的是影片的豆瓣評分始終堅挺在8分以上。對我個人而言,想得到的一切都得到了。票房是不受我控制的,不會為此難過。』

  《過春天》的主角是16歲的女孩佩佩,她拿著香港身份證,和媽媽在深圳生活,每天需要過境搭港鐵到香港上學。一次偶然的機會,她開始當『水客』從香港帶手機到深圳……

  2007年,白雪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當時拍電影路子比較窄,白雪選擇了回歸家庭結婚生子。2013年,拍電影的念頭讓她重返校園,她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MFA(藝術碩士學位)。《過春天》的故事最初靈感就來源自她念研究生期間讀到一位同學的劇本,主角是在香港念書的深圳『跨境學童』。在深圳長大的白雪敏感地察覺到這是值得挖掘的題材,她花了兩年往返於香港和深圳做采訪和調研,為了拿到關於『走水』行業的一手素材,她甚至曾拿著手機在香港的貨倉樓裡偷拍。

  進入拍攝階段後,除了美術指導張兆康和剪輯指導馬修,劇組裡負責攝影、聲音、作曲、制片的,全是白雪同一屆的同學,制片人賀斌還是白雪的丈夫。『我們從十幾歲一起長大,大家知根知底,電影觀和審美都很接近,對電影的認知和想法也基本一致。他們在各自領域都非常厲害,在業內已經是中堅力量了。』白雪擁有了一支專業科班隊伍,決定要做一部年輕風格的片子。她習慣邊聽電子樂邊寫劇本,後來《過春天》的配樂也做成了電子曲風,很受觀眾歡迎。

  影片問世以來,《過春天》先後獲得第13屆亞洲電影大獎最佳新導演提名,第69屆柏林電影節新生代青年單元最佳影片提名,在第2屆平遙國際電影展拿下費穆榮譽最佳影片和最佳女演員……對白雪來說,這部處女作已經足夠成功。

  至於不足1000萬元的票房成績,這或許是青春題材影片目前面臨的困境。上一部口碑爆棚的青春片《狗十三》,由觀眾熟悉的曹保平導演執導,最終累計票房也只有5120萬元。相較之下,剛剛『出爐』的白雪和清一色新演員打造的《過春天》,接近900萬元的票房其實不算太差。

  C《陽臺上》:

  口碑不理想,票房更慘淡

  《陽臺上》和《過春天》同在3月5日上映,作為《鋼的琴》導演張猛的最新作品,《陽臺上》讓不少影迷感到失望。口碑的失利也直接導致票房慘淡,貓眼評分5.2分,淘票票評分6.2分,豆瓣評分6.1分,目前累計票房只有385萬元。

  《陽臺上》改編自任曉雯同名小說,講述了一個青春期少年為父親『報仇』的故事。影片的賣點是膠片拍攝,從成片來看,膠片帶來的觀感確實不錯,但故事和內涵都過於單薄。

  《陽臺上》延續了《鋼的琴》關注大時代下邊緣個體的路數,但並沒有成功地塑造男主角張英雄這個人物。有影迷認為,導演可能自己也沒想明白究竟想塑造怎樣的角色,想表達怎樣的故事。豆瓣網友『後自愈』說:『除去攝影的優點,找不到什麼可取之處了。偷窺欲、為父復仇、一代青年縮影、邊緣人群,混亂如同片中拆遷的廢物夾雜在一起,沒有一個點有力度。其實男主角和周冬雨的表演還可以,但放在這部不明所以的片子裡,就顯得有點做作了。』

  被『透支』的青春片如何重新吸引觀眾?

  【觀察】

  2012年,《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風靡全國,青春片市場被喚醒。次年,趙薇執導的《致青春》上映,一舉拿下超7億元的票房成績,青春片成為炙手可熱的題材,同類影片紮堆上映。2014到2015年,國產青春片迎來黃金市場,《同桌的你》《後會無期》《匆匆那年》《左耳》等多部影片票房均在4億元以上,只不過,這些影片的質量並不高,被觀眾批評充滿『墮胎、車禍、患癌癥』等各種狗血橋段,這一怪現象幾乎腰斬了青春片的發展。

  轉折點出現在2016年,《睡在我上鋪的兄弟》《誰的青春不迷茫》《夏有喬木雅望天堂》《青禾男高》等影片陸續問世。相比此前動輒上4億元的票房,這幾部影片的票房一落千丈,在幾千萬元到1億元之間浮動,青春片不再是市場靈藥。

  近兩年來,以青春為題材的國產片開始呈現新的面貌,出現了《閃光少女》《快把我哥帶走》《狗十三》《過春天》等一批優秀影片。但遺憾的是,除了《快把我哥帶走》斬獲3.75億元,其餘青春片的票房成績都在幾百萬元到幾千萬元之間徘徊。當青春片市場在前些年被提早『透支』之後,如何吸引觀眾重新走進影院,或許是電影人目前需要考慮的難題。(何晶)

責任編輯:連冬雪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