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電影電視  >  電視
搜 索
『十二時辰』爛尾記:恐怖分子與『聖人』不值得洗白
2019-08-16 09:10:48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十二時辰』爛尾記恐怖分子與『聖人』不值得洗白

  ◎唐吉訶德

  《長安十二時辰》終究還是爛尾了。

  長安城的夢幻夜景和輝煌的大仙燈救不了,李太白承包的歌詞和許鶴子的歌喉救不了,火晶柿子、水盆羊肉和林相府上的溫室花卉也救不了。前期有多欣賞它講究的服化道與燈光畫面和有趣的細節考據,胃口被長安反恐二十四小時的緊張刺激吊得有多足,大仙燈爆燃的瞬間,就會感到多失望。

  龍波死了,死得悲情而壯烈,把生的希望留給別人,維護了第八團的榮譽和作為護旗手的尊嚴,瞬間從一個恐怖分子變成了大唐的英雄。

  社會新聞裡總有一種習慣性的操作,就是去挖掘犯罪分子背後的隱情,追根溯源本來沒什麼錯,可是在敘事者的筆下,卻往往產生出這樣一種效果:此人犯罪一定是有理由的,不是有什麼童年陰影就是被現實生活所迫,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而受害者反倒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做了什麼不該做的,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激怒了犯罪分子,於是輿論風向一度逆轉。《長安十二時辰》在進入午夜之後的操作,就是這個樣子。

  龍波,一個退伍的軍人,他服役的第八團在邊塞的堅守,由於上級的欺上瞞下、誤判形勢,變成了無謂的犧牲。團裡活下來的幾個人,明明是大唐的英雄兒女,卻淪為社會底層受盡踐踏,一向對生活充滿美好憧憬的聞隊死於權貴的草菅人命,老三變成黑社會頭目活得像陰溝裡見不得光的老鼠,為聞隊報仇的張小敬也進了死牢……戰友們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讓龍波心生憤怒,決定要討一個公道,而不知道內情的張小敬,在調查龍波策劃的恐怖活動時,還處處被人歧視,受人掣肘,吃足了苦頭……看到這裡,似乎也忍不住要為龍波和他的戰友們掬一把同情的淚水了。

  繼而,精心策劃了上元節的恐怖襲擊,冷血地斬殺掉所有礙事者的龍波,在成功地將『聖人』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分分鍾就能報仇雪恨的時候,因為聽到高高在上的『聖人』可以一個個報出第八團戰士的名字,就感動得雙眼泛起淚花花;又因為忽然意識到其實『聖人』也是權力的犧牲品時,幡然悔悟到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徒勞,忽然做出一副殺身成仁捨生取義的模樣,迎來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仿佛靖安司那些元宵節之夜還回來加班的小公務員不是他授意殺害的,那些善良又膽小的景教僧人不是他的手下魚腸殺的,更仿佛毫不在意那些現場觀燈的長安百姓死活執意要點燃伏火雷的人不是他。反觀張小敬,在全身綁著炸藥的造燈大師提出『聖人和百姓,只能救一個』的超級難題時,依然堅定地回答:『都救』,在魚腸一次又一次要取他性命的時候,不斷重復著:『你們都能活。』

  誰是真的心裡始終大愛,其實高下立判。

  龍波本質上就是一個具有反社會人格的恐怖分子,他『討公道』的方式,是在首都的市中心人流最密集的時間制造一起大爆炸,把在場的所有人炸死,其中既包括他憎恨的權貴,也包括跟他一樣的老百姓。魚腸曾對張小敬說,他是個好人,他以前在懷遠坊住的時候,每個貧苦的人都會收到一袋金幣。嗯,也許就是為了養著他們到上元節挨炸吧。這樣的恐怖分子根本不值得任何意義上的洗白,他甚至還不如那個一心念著天上的星星——他的女兒的曹破延,盡管理發師傅發現他的異樣,也因一念之仁,按捺下殺心,並告誡他們,晚上別出門,有危險。

  龍波的報復對象『聖人』呢?明明就是個懶政的領導,君臣之間一來二去,無非就是『聖人』說:『朕不想上班』,大臣說:『不,你想。』結果卻是『聖人』花萼樓上一通口吐蓮花的表演,外加民間歷險過程中面對民間疾苦表現出的驚愕和痛苦,卻試圖傳達出了這樣的信息:整個局面的壞掉,我概不負責,不但不負責,甚至我自己還是受害者呢。

  一度被認為是幕後大Boss的何監,為了讓『聖人』停止用林九郎代政的計劃,借著義子數十年臥薪嘗膽等待的復仇機會,實施了披著恐怖襲擊外衣的刺殺奸相林九郎的行動。何監之所以這麼乾,不僅僅是因為林九郎權勢熏天,還因為『聖人』打算帶著寵妃太真上溫泉宮過神仙日子,不顧勸諫就是要讓林相代政。雖然這一行為從林相的嘴裡說出來甚至有了一種君主立憲的味道,令人不免懷疑『聖人』大概是從一千多年以後穿越回去的。待到上元宴會上,『聖人』還給自己的行為添上了點哲學光環,作為天子,哪能跟你們天天摻和朝政這些破事啊,『朕的職責是為了給你們重塑信仰!』一邊讓群臣分享一道名叫『江山』的菜,一邊表示:『江山是你們的,你們纔是該對它負責的人啊!』拉倒吧,『聖人』!其實您就是不想上班,何必找那麼多借口!但最後臣子們還是被繞進了領導的邏輯怪圈,行動失敗的何監也老淚縱橫覺得自己實在是目光短淺,臣子們齊刷刷跪了一地,都稱『皇上聖明』。

  一個人說了什麼不重要,要看他做了什麼。

  靖安司的小公務員在殉職前陪娘子逛街,小攤販向他們激情推銷太真戴的道士冠,說時下長安城最流行的就是這個,因為『聖人』就喜歡太真這個模樣。娘子瞋怪: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聖人』如此寵愛太真,簡直要把國庫都搬給她們家了!小公務員們喝酒嘮嗑,也紛紛羡慕『聖人』有這麼個年輕貌美的小嬌妻。大伙兒的內心獨白大概都是有妻如此,朝政麼也是可以不理的。這算是重塑信仰嗎?

  緊接著『聖人』落難,看到底層人民吃糠咽菜,連孩子上學的學費都湊不齊,又見證了自己的下屬是如何坑自己的,簡直感慨萬千……如果故事真的到這裡戛然而止,『聖人』或許還可以稍稍挽回一點尊嚴,但是看著這長安一片繁華,你總是忍不住想提醒提醒他們:再過十年,就要『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了啊!按照劇情的邏輯發展,也就是說,這位自比堯舜的『聖人』,即便在經歷了生與死,看透了腐敗的現實,痛定思痛,但在回家之後,在未來的十年裡,還是跟年輕漂亮的老婆過著『溫泉水滑洗凝脂』『一騎紅塵妃子笑』的美好生活,繼續懶政不作為。

  一時竟不知道這到底是在為他洗白,還是在反諷了。

  所以,故事的主角李必和張小敬做錯了什麼?一個好好地在山裡修仙求道,被太子派來的人三顧茅廬,鼓動他產生當宰相的心思,下山勤奮工作建功立業,結果從自己的老師到朋友到下屬到奴婢,一個個的套路都深得很,把這位小狐狸騙到弱小可憐無助的境地;一個老老實實在監獄裡等死,被拎出來強行要求在二十四小時之內當一個拯救世界的大英雄,當就當吧,結果長安城從上到下,在面臨恐怖襲擊全員要被炸得灰飛煙滅的時候居然第一時間想的不是阻止恐怖分子,而是阻止唯一一個查案者張小敬本人,也是非常莫名其妙了。

  不由得想到爛尾神劇《權力的游戲》裡,網友為異鬼領袖夜王戲作的挽聯,如果送給李必和張小敬,那就是:辛辛苦苦十二時辰,我們到底圖個啥?

責任編輯:邱浩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