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電影電視  >  電影
搜 索
《大江大河》在創作續集 宋運輝和水書記還將出現
2019-01-03 10:46:00 來源: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大江大河》劇照

孔笙導演

水書記

  北青網-北京青年報1月3日報道《大江大河》在北京衛視播出後,反響熱烈,收視率穩坐全國省級衛視黃金劇場電視劇第一名,豆瓣評分8.9,是2018年播出的電視劇中評分最高的一部。劇集收官在即,熱度和口碑持續發酵。

  近日,導演孔笙、黃偉,主演楊立新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專訪,就該劇給出了各自的解讀與思考。

  據了解,《大江大河》第二部的劇本正在緊鑼密鼓地創作中,第二部將由黃偉獨立執導。楊立新透露,續篇中還會有宋運輝,也還會有水書記。

  細節控

  兩位導演同為攝影出身

  對畫面鏡頭有一種契合

  《大江大河》由孔笙和黃偉聯合執導。被網友愛稱為『孔萌萌』『老頑童』的孔笙,屢獲『白玉蘭』最佳導演、『飛天獎』最佳攝影、『金像獎』最佳剪輯等諸多重量級獎項。他執導的《北平無戰事》《琅琊榜》《父母愛情》等作品至今仍在電視上不斷重播。黃偉之前曾擔任過電影《天下無賊》《人間正道是滄桑》等多部作品的攝影,還憑借電視劇《白鹿原》斬獲『白玉蘭獎』最佳攝影。

  在執導《大江大河》之初,黃偉就與孔笙達成『一致意見』:『我們用最朴實、最真實的一種表現手法去闡述這部戲,這個在拍攝之前做了統一。所以大家現在看來這個劇在影像風格上是很統一的。』兩位經驗豐富、志趣相投的導演默契合作,帶來了1+1>2的效果,如孔笙所說:『我們倆比較默契,都是攝影出身,對畫面、對鏡頭的把握有一種契合。』

  據黃偉介紹,兩位導演有分工也有交叉,創作的碰撞與融合讓《大江大河》兼有新鮮的活力和豐富的層次。『我們在各自的空間裡對每一段戲有不同的闡述,這恰恰能帶給這部戲一個既和諧又有所不同的氣質,這三個人物在不同的地點、不同的時間、不同的環境下碰到不同的事情,其實很難用一個相對統一的手法來闡述,我們用在大條件下相對統一的方法和每段戲不同的處理方式,反而讓觀眾看著更輕松一些,更能進入劇情。』

   孔笙帶著致敬心去還原

   紮頭發的皮筋樣式都有要求

  孔笙是出了名的『細節控』。《大江大河》的故事時間跨度大,如何還原時代質感、營造真實的故事情境,成為兩位導演最先需要面對的難題。

  孔笙說:『因為它離我們太近了,也就是三四十年前的事情,我們這一代人還有些清晰的記憶,所以我們的主創人員、制片這邊,都是帶著一種情感,帶著一種致敬的心情去拍攝。』因此,『我們也確確實實是拍得挺辛苦,這個戲也算是比較燒錢的,有些場景確確實實需要重新搭建,中國發展太快了,就是40年前很多的場景都找不到,村子是重新搭建的,整個工廠裡我們搭建了很多住房、辦公室、會議室。』

  除了場景,導演對道具和服裝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據童瑤回憶,連女演員紮頭發的皮筋樣式、怎麼扣扣子等細節,導演都提出了具體要求。孔笙對此有著堅定的看法:『我們拍一個現實主義題材的劇,希望觀眾能夠認可它,而如果你拍的不像或者不是那個年代,這個戲的真實性就會打折,所以我們就特別想讓觀眾都能夠回憶起那個年代的事情,還有一種親切感。我覺得這可能比編織一個特別的情節還要起作用,因為它會很感人。』

   黃偉親自淘1977年報紙

   搭實景和順拍對演員大有裨益

  黃偉認為搭建實景和順拍對演員表演也大有裨益,因為『能夠給演員提供一個更流暢的人物走向,他可以從當初一直走,最後走到故事的結尾,那麼這裡頭發生的每一件事情,在他心裡都能有一個很強大的支橕』。

  黃偉在拍攝過程中還親自淘了一些道具,像劇中1977年10月21日的報紙、尋建祥的錄音機和磁帶。『我和孔導用自己最真誠的那一面,用最專業的手段去闡述這部戲,相信觀眾應該會看到。』《大江大河》首次啟用了變形寬銀幕鏡頭,將畫面比例從原本的16:9變成了現在的2.66:1。加寬後的畫面可以承載更多的信息量,更好地還原年代氛圍並刻畫細節。

   演技派

   楊立新讓角色不簡單

   觀眾直到今天還看不透

  有觀眾說,水書記的這種『看不透』,是目前的第一大追劇動力。水書記擅長收服人心,當初擺明立場,當眾搶人纔。以及幫宋運輝治住兩個好吃懶做的下屬,略施小計,就讓彼此關系更穩。夜晚打籃球,輕松融入考驗,又巧妙展示領導者的智慧。宋運輝做錯事,一次責罰,一次安慰,處理得靈活自如,又不傷情分;多次智斗劉總工、費廠長,以權壓人,就算爭得面紅耳赤,也始終堅持自己的觀點。能看到水書記,對工作和權力的野心,也能看到他的能力和見識。他的短板是不精通技術,培養懂技術的新人宋運輝,助他奪回金州廠大權……楊立新的表演功力在於,他讓水書記的種種行為都不是簡單明了,讓人無法過早用好人或者壞人來對他下定義,對宋運輝是『利用』還是幫助,都融於人性和現實的復雜中。據悉,後期劇情還會有類似『黑化』的過程和反轉。

   因為時代和經歷的契合

   演繹起水書記得心應手

  劇中,水書記和王凱[微博]扮演的男主角宋運輝互動最多。楊立新回看宋運輝靠知識改變命運的勵志人生,也有自己的一聲嘆息:《大江大河》的故事開始於1978年,1975年楊立新進入北京人藝,1978年已經是人藝的正式演員了。宋運輝在1978年考上大學,楊立新回憶,自己當時也曾想考大學,並且得到了人藝領導的批准。然而,一個顧慮讓他最終與大學失之交臂,『我當時有個疑問,我問領導,如果我四年大學上完了,還能不能回人藝。領導說那要看大學怎麼分配了。領導又說,中央戲劇學院請了我們很多老演員去當客座教授,你在那裡能系統地讀書,在人藝和老演員們同一舞臺,收獲更大。這讓我很猶豫,就沒考大學。』

  沒上過大學,後來成為楊立新一生的遺憾。然而他的個人經歷又同步見證了文藝界40年來的改革變遷。楊立新回憶說,1975年自己進入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時候,每場演出僅有六毛錢的夜宵費,後來漲到五塊,再後來五十、一百,直到今天。『那會兒沒有黑絲絨布,老一輩就用毛巾被拼起來,弄出一塊七拼八接的黑色幕布,但用毛巾吃光,造成很遙遠的感覺……』後來,楊立新家喻戶曉的作品《我愛我家》作為中國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情景喜劇,演繹的也正是中國改革開放浪潮中普通人生活的酸甜苦辣。

  正是這種經歷的契合,楊立新演繹起水書記纔得心應手。他告訴北青報記者,雖然自己與水書記性格完全不同,但演這個人物也還信手拈來,一來劇本賦予的人物特點很鮮明,二來,此種類型、級別的乾部他在生活中也有過交往。『我的朋友當中有類似這種身份的人,他們那種讓下屬很難親近的感覺令我印象很深。比如我們倆人正在聊天,下屬進來匯報工作,他一下就能轉變成高級領導的感覺,下屬出去他又能馬上放松成朋友的狀態。』而最令他得意的是劇中的造型。

  自帶上世紀70年代藍制服進組

   會給年輕演員講當年的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水書記穿的幾身衣服都是楊立新自己的收藏,帶進劇組服裝師一看就高興。『我穿的藍制服、呢子大衣,還有一套軍裝都是我自己的,那都是上世紀70年代的衣服,尤其藍制服,是那個時代最典型的衣服,四個兜,的確良卡其布的,那個剪裁版型,現在找不到嘍。』楊立新有收藏老物件的習慣,為了保留一些記憶。除了劇中用到的幾件衣服,他還留著母親親手做的棉襖,棉襖外面的罩衣。拍戲之餘,他會給劇組的年輕演員講當年的故事,常常就從一件衣服、一件器物講起。

  『我們現在的生活和40年前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種感覺是不經歷很難體會到的,拍這類戲,實在很難為年輕人。40年前,生活物資的匱乏現在的年輕人很難想象。一個月28斤糧食,四兩半斤的食用油,現在你一個月連14斤糧食都吃不了,因為我們的副食豐富了,油水多了,總的營養量上去了,不用吃那麼多淀粉了。但那個時候不一樣,一年七尺半布票,要做衣服和被褥,每個人都會有補丁衣服。衣服上沒有補丁那得是相當富裕或者相當有辦法的人。那時候很多年輕人上大學拼起自己的一床被子都挺難,這不是假的,是真的。現在的年輕人不懂為什麼棉襖外面還要套罩衣?為了棉襖不容易髒呀,不用年年拆洗。那時候很多人還沒有布做罩衣呢,尤其家裡孩子多買不起那麼多布,小孩的棉襖沒有罩衣,袖口都被鼻涕蹭得黑亮黑亮的。』

  采訪中,楊立新感慨最多的就是《大江大河》讓他仿佛在那個時代重新生活了一回,『很感謝劇組的用心,不僅搭建起一個幾乎完全復刻的辦公樓,連服裝化妝道具布景都很還原,我又看到了竹皮子的暖瓶,又看到了成排的自行車擺在那裡,搪瓷茶缸,有玻璃內膽的保溫杯……』

  文/北京青年報記者楊文傑

責任編輯:連冬雪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