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電影電視  >  電影
搜 索
開心麻花終於找到觀眾的淚點
2018-08-07 08:56:19 來源:長江日報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作為在國內喜劇界的領軍者,開心麻花的新片又獲票房豐收。如何贏得市場,這個從小劇場起家的喜劇團體並不擔心,把包袱甩響是他們的絕活。之前兩部電影《夏洛特煩惱》和《羞羞的鐵拳》票房成績都非常可觀。但是否能被稱作優秀喜劇,還需商榷。《夏洛特煩惱》和《羞羞的鐵拳》都被質疑過立意膚淺、價值觀老舊,觀眾笑則笑矣,批評聲也不少。

  這回的《西虹市首富》,他們倒走向另一個方向。影片主人公王多魚,是丙級球隊守門員,球技普通、收入堪懮,需要四處打零工過活,但對足球精神十分忠貞,無論如何利誘,堅決不踢假球。就在被球隊開除,一籌莫展之際,一筆天文數字的遺產從天而降。但去世的二爺十分精明,設下考題,想要把三百億歸於名下,王多魚需闖關成功:一個月之內,花光十億。不僅賬面要清空,名下還得無資產剩餘,囤豪宅豪車藝術品,此路不通。

  王多魚靈活,買下老球隊,帶著大家住奢侈酒店吃龍蝦大餐。禮服豪車都靠租。把錢撒進不靠譜的實業和垂危的股票中。花一千萬請甲級俱樂部來比賽。再花四千萬請股神吃飯,用專機把股神運來,只問一個問題:『怎樣纔能失敗?』一心撒錢的他把股神氣得抬腳就走。沒想到弄巧成拙,與股神會面的消息放出,股價上漲、爛尾樓成學區房。十億沒花掉,又十億進賬。

  這是窮人王多魚沒料到的,富人想賠錢,和窮人想賺錢,居然一樣難比登天。最後20億如何花掉?只能想出一筆穩賠不賺的脂肪險,減掉一克送若乾現金,給減肥的人送錢。

  看似荒誕的故事,內核卻是犀利的諷刺,資本再任性的運作,威力都強過人力奔忙。將財富分配的衝突設置成喜劇結構,這一回,開心麻花找到了喜劇讓人開懷大笑之下的那顆千斤重的橄欖——世事荒唐每如此。

  卓別林說,人生近看是悲劇,遠看是喜劇。於是,好的喜劇人就得有遠看人生的能力,遠遠參透悲苦,再將那些悲傷、無奈、憤怒、失望,包上好笑的包袱,甩在觀眾眼下。笑完了,走出影院,再想起來,就在沈沈夜裡咂摸出酸橄欖壓在舌上的滋味。

  卓別林的《摩登時代》,查理被資本工廠壓榨得先失智再失業,為生計不得已設計將自己送進監獄,故事設置精巧,中間笑料百出,但內核是大蕭條時代被傾軋的小人物命運。周星馳的《喜劇之王》,圍繞尹天仇和柳飄飄兩個草根人物在勢利都市的辛苦掙紮展開。尹天仇那句『我養你啊』不僅讓柳飄飄大哭,也回蕩觀眾耳邊近20年,因為其中的辛酸與深情,被逗笑的人們懂。

  喜劇難為,由滑稽劇起源的這類藝術,看上去不像悲劇那麼渾厚醒目,長期被輕視。亞裡士多德就下定論,喜劇傾向於表現比今天的人差的人。仿佛模仿有缺陷的、與主流觀念有偏差的人就足以造成喜劇效果。戲劇與影視發展到今天,模仿早已不夠,比今人差的概念也大大拓寬,在笑之外,喜劇和悲劇一樣,得深入現實的沼澤泥潭。只不過悲劇用特寫與問號,喜劇用遠景與省略號。

  開心麻花從小劇場起家,練出一身舞臺經驗。話劇對創作者最大的錘煉,就是在與觀眾的實時互動中,磨練出對節奏、語言、形體的把握能力,尤其對演員而言。影視劇演員只能靠導演這面鏡子審察自己的表演,話劇演員則無需中介,直截了當地吸收反饋。於是開心麻花團隊無論是主演沈騰,還是常遠、張一鳴,他們的表演都細節豐富、節奏精准。

  可惜的是,影片的後半段,劇情轉向金錢與人性互搏的老路,在主角審問自己是三百億重要還是心上人的性命貴重時,辛辣的諷刺意味也漸漸淡了下去,算育兒成本的彩蛋都救不回來。看來,愛講道理,放在尋常人身上和電影故事裡,都不是什麼高招。

責任編輯:邱浩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我們立刻刪除。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