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電影電視  >  電影
搜 索
張歆藝:《泡芙小姐》裡很多臺詞是袁弘對我說的
2018-02-11 20:41:07 來源:網易娛樂專稿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張歆藝

  張歆藝

  網易娛樂專稿2月11日報道 (文/派翠克圖、視頻/偉子)張歆藝做導演這件事情,好像除了她自己,不少觀眾都以為是玩票性質。從結果來看,《泡芙小姐》有點像是『二姐』娛樂圈人脈的展示,除了蔣欣、郭京飛等等一個個磕下來的臺前演員,幕後她也請到了和第五代導演密切合作的攝影師侯詠擔當攝影指導與監制。

  電影未上映前,見到我們時,張歆藝顯得信心滿滿。談到這個劇本,她最喜歡的是『詩意和狂』,和我們感嘆,有一點詩性的劇本還蠻少的。雖然是《泡芙小姐》的『IP』,但電影的故事其實來源自一對真實情侶。張歆藝說,他們的愛情故事就是這麼瘋狂,雖然難拍,但是她很喜歡。

  但一些觀眾看完電影,覺得故事有點松散。張歆藝感嘆,自己在後期的時候幾近崩潰,沒有想到後期的工作是如此龐雜。剪輯臺上,除了按照劇本剪了一遍,她還按照自己的想法剪出了兩版。但是制片方和投資人看過,卻不喜歡張歆藝自己『懮傷的敘事』:『還原到這個劇本本身,愛情本身是快樂的,是直接的,是時下的、當下年輕人比較更接受的,你不要去迎合稍微上一點年紀的觀影人的品味,你就抓住一個人群。』

  粗剪完成時,張歆藝讓袁弘看了一遍,雖然他只在電影裡客串了三秒。看完全片,袁弘對張歆藝說:『老婆,我沒有想到你會這個東西呈現出來是這樣的,恭喜你,我已經看到你成功的一半了。』雖然沒請自己的老公做男主角,但張歆藝說,不少臺詞都來自生活裡袁弘對自己說的話。『他們新婚之夜的時候,王櫟鑫捧著我的臉說,老婆你好傻呀,但是我好愛你,聽上去好普通的一句話,但那是袁弘常對我說的一句話。』張歆藝說。

  采訪實錄:

  網易娛樂:是什麼促成了你決定要來做導演?

  張歆藝:可能是上帝之光吧,受上天的眷顧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去看到這個行業裡另外一個層面,然後可以讓我更成熟,將來再做演員的話變的更包容一點。我也不知道哪兒來的這個機會,這也是很巧。

  網易娛樂:因為《泡芙小姐》這個故事好像說是基於一個真實的一對情侶,當時拿到劇本的時候,覺得對自己來說導演的難度大嗎,有挑戰嗎?

  張歆藝:拿到劇本的時候是不信,就覺得寫得很好看,而且很詩意,還有點狂,我就想這編劇為什麼呀,怎麼會有這麼華麗又狂的這種文字出現?他的依據什麼?後來我就跟他聊,纔知道他寫的是他的發小,是一個真實的故事。跟我講他們那個原型那一對,比這個狂多了,就特別炸裂。但是他劇本寫得很詩性,所以我覺得在當今我看到的很多電影劇本當中,有一點詩性的劇本還蠻少的,所以我覺得難度是很大的,但是我又很喜歡它。

  它真的不是那種非常傳統的電影故事的那種講述方式,它會讓人覺得有一點,很間離,永遠在間離的一種狀態下,會覺得說這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到底要不要信這個?但一直看到最後你就會發現,心裡邊那種被人揪了一下,覺得其實愛情在這個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姿態,它有千篇一律的根源,但是它的姿態特別不同,整個世界有各種各樣的故事,只是因為你沒有聽到,沒有見到,所以你不知道。這個故事就是這樣的,你把它拍出來了,它的原型,他們的愛情故事就是這麼瘋狂,又有一點詩意的,所以我還是很喜歡的。

  雖然知道它很難拍,但是我真的個人很喜歡。

  網易娛樂:我看到這個片子的時候,出現的攝影和監制都有侯詠,他對這個片子的幫助有多大?

  張歆藝:他幫助很大,他是長輩,他在我心裡是一個偶像,他是前輩,而且他又那麼有成績,那麼的不走仕途的一個人,我很欣賞他。當時我想要請他來做我的攝影指導的時候,我的制片人都很焦慮,他焦慮的點就在於說,你不可能請到侯詠老師。其次是,請來了你也搞不定他。還有一點就是說,未來的工作推進會很困難。他還說你是不是想拍成文藝片?我說你這也不是商業片的底子呀,你允許我,你相信我,我找侯詠老師一定有我的原因,我希望我跟你的項目所有的攝影部分是非常非常需要詩意的,我不能劇本已經很狂了,然後我再找一個很狂躁的攝影來,很年輕、很狂躁,所有的都飛到天上去了,就不落地了。

  我要的是技術,我要非常非常好的技術。他說那我們約見一下侯老師,我們跟侯老師見了兩次,跟他做導演闡述,跟他聊我自己的生活,我對愛情的看法,我對這個劇本的看法。聊了兩次之後,侯老師說我需要再看一次劇本。他發現我跟他聊的和他自己看的劇本好像有一點出入,後來他就答應來了。來了之後他發現,我每次對他做的一些小小的導演要求都是特別合理的,他也知道我,就還挺和諧的。沒有制片人和我當初想的那麼可怕,難以進行。

  他是個非常非常好的前輩,他對待我像對待女兒和他的一個學生的那種感覺,他對我是非常儒雅的。

  網易娛樂:所以這個片子每當拍到對你來說遇到一些難處的時候,他算是第一個你會去找來幫你的人嗎?

  張歆藝:其實困難也沒有太多出現在拍攝過程中,但是出現在前期,做劇本的時候。其實做劇本的時候侯老師就進入了,他也會給我很多很多意見,因為畢竟合作了那麼多大導演,那麼多有市場的電影他都合作過,服務過。各種各樣秉性的導演他也合作過,他會給我做很多建議,建設性的一些要求。我覺得他提的所有一件都非常非常受用。但是他也同時發現,我作為一個很年輕的導演,我也蠻有一些想法的,有一些乞窮儉相我也會問他,我說這能實現嗎?侯老師會說,這個不難,他只要跟我說這個不難的時候,我就會繼續往下推進我的一些想法。最後發現我們全部都做到了。

  網易娛樂:這個片子到後期,據說好像剪輯也是忙得團團轉?

  張歆藝:後期很難,因為我沒有做過導演前期工作就罷了,我也沒有做過後期。以前做電視劇的時候也沒有跟過後期,纔知道電影後期這麼的繁復龐雜,它幾乎每一個細節都需要我去確認。光是剪輯的版本我就出了大概十幾個,我會有一版是按照劇本那麼剪的,然後還有兩版是我自己另外想一個結構,就環形的結構。他們制片方和投資人來看的時候,他們會提出特別特別直接的意見,他們會告訴我,你自己的那個可能敘事不太好,因為它太懮傷了,還原到這個劇本本身,愛情本身是快樂的,是直接的,是時下的、當下年輕人比較更接受的,你不要去迎合稍微上一點年紀的觀影人的品味,你就抓住一個人群。

  我糾結了很長時間,因為我也知道我是個新人,我有很多時候可能是真的要聽勸的,但是如果我真的就這麼堅持下去的話,今天也不是這一版,可能是另外一版,就是更有嚼勁一點的。但是他們真的跟我說不要那樣的。十個有八個都說不要那樣的,那好,那我就聽他們的,這算是我的一種妥協。

  網易娛樂:你剛纔說自己剪的那個版本,裡面的愛情是有一點懮傷的。但是我們後來看到這樣一個為愛情往前衝,很奔的這樣一個狀態,哪一種是你自己對情感的認同?

  張歆藝:其實兩版對於情感的認同,情感的態度都是一樣的,都是很奔放,很直接。只不過我們從故事的切入點不同。我自己喜歡的那一版是從故事的三分之二開始講述,他已經down到人生的低谷的時候,在他們曾經出現的地方出現,然後他不斷的在回憶,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讓我一瞬間就失去了一個這麼好的玩伴,沒有人跟我玩了,匹諾曹的故事是真實存在的嗎?然後開始一層一層這樣的拆解,然後纔知道。講到故事那一版故事到第三分之二的時候時空又重合了,纔知道原來是這樣,這個女孩在這個一葉孤舟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然後後面就是未知的。

  那一版開頭還蠻懮傷的,會讓人覺得這是個特別特別慘的愛情故事,但其實核心又是很快樂的。但是把那個敘事改掉之後,就直接從我爸我媽那開始的時候,就變得特別直接了。大家看到一個拳打腳踢,天上一腳地下一腳的一個女孩長大了,她遇到一個男人,二見鍾情,然後他們倆就像風卷殘雲,就像一種天氣一樣,不斷的出現在他們想去的任何一個地方。最後就是兩人靠一種信念走到一起,打開屬於他們自己的愛情之門吧,就是這樣的。

  網易娛樂:所以誰是你第一個給他看粗剪版本的人?

  張歆藝:粗剪版本,我帶袁弘看過我的粗剪,2小時40分鍾。

  網易娛樂:他怎麼說那個版本?

  張歆藝:他很喜歡,他非常喜歡。他說老婆,我沒有想到你會這個東西呈現出來是這樣的,恭喜你,我已經看到你成功的一半了。我說真的嗎?他說真的。裡面有特別露骨的一些畫面他從來都不知道,他第一次看,然後他第一次看到我跟王櫟鑫喝多了以後那場戲的時候,他就回頭看我一眼,然後就這樣拍了一下我的腿。

  然後我當時就想,可能一會兒會有一番討論。但結果看完電影之後一直到今天,他都沒有跟我討論過那件事情,因為我知道他百分百的理解我,又支持我了。他可能也挺心疼我的吧,覺得我為了一個電影,可能也挺拼的。

  網易娛樂: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設置是,你跟王櫟鑫就一次是真的嘴對嘴親上了,其他的都是錯位,這是特意這樣設計的嗎?

  張歆藝:是啊,因為他們領完證的時候,你記得有一個特別大的,就兩張臉在梧桐樹下,大逆光,特別美。兩人就是在親嘴這件事情上毫無任何默契,其實就是想告訴大家,他倆不熟。他倆真認識三天就結婚了,特別不熟,連親嘴都不會。但是那種純美,那種至臻的純美真的很可愛,我喜歡。侯老師給我拍的特別美,那天我們封了整整兩條街,就為了拍這一個鏡頭。而且等的是一個光特別好的時刻,空中還有一些樹葉在落下來,我覺得那是愛情,那是我初戀,就是我自己心中對愛情這件事情有一些認知的時候,常常出現在我腦海中的畫面就是這個。

  網易娛樂:所以比如當袁弘看完這個粗剪版本的時候,他會不會指出來說,好像這裡面哪些東西是你跟他彼此經歷過的?

  張歆藝:裡面有很多臺詞是他對我說的。這裡面所有的獨白和對白,都是,除了臺詞,都是我親眼聽到過的,那些紮心的,不紮心的,溫暖的,就是他們新婚之夜的時候,王櫟鑫捧著我的臉說,老婆你好傻呀,但是我好愛你,聽上去好普通的一句話,但那是袁弘常對我說的一句話,這是袁弘最愛說的一句話『老婆你好傻呀,你跟個傻X一樣,但我好愛你呀』我就把它放到電影裡面。王櫟鑫他也不太理解,這是什麼詞?我說這是我老公常對我說的話,他就很緊張,那我說不好你不要怪我。

  網易娛樂:可能他關注不到這些話的時候,你把自己的情感生活掏心掏肺的講給觀眾聽。但是觀眾如果說他們的反應沒有?

  張歆藝:Get不到。

  網易娛樂:對,你會不會覺得失望?

  張歆藝:沒關系呀,總有一處是他能感受到的。這麼長的一部電影,一百分鍾,加上片頭片尾,我不相信他感受不到美好,哪怕是一個瞬間。因為電影本來就是這樣的,它就是這樣的,可能在這麼長的電影史當中,你能記住幾部電影嗎?你能記住你能數得出名來的好電影就是那些呀,那些真的它就是這麼現實。還有就是那些能留下來的電影當中,你能輸出來的鏡頭有哪些?也就那麼幾個吧。所以我們不要對自己的第一次這麼高的要求。

  但是我是不是要做到問心無愧呢?我必須這樣去做,就像我做電影的時候,拍《泡芙小姐》的時候,我也是所有的藝術創作全部構建在真實之上。我只有相信他是真的,而且我看到它是真的,我纔有那個勇氣和手段去把它藝術化。

  網易娛樂:可能除了這個對觀眾負責之外,還要對片方負責,自己會不會覺得說幫片方掙錢?

  張歆藝:我不知道,我從來就是個有迷之自信的人,我覺得它不應該差。它非常符合時下年輕人的愛情觀,我看劇本的時候,我會覺得怎麼這麼狂呢?憑什麼呀,我很妒忌這個女孩。但是我了解到這個故事的原型的時候,我很羡慕她。我也希望我能夠擁有像她這樣的愛情,我也希望那些女孩子在夜店喝大了,能遇見一個靠譜的男人。你說我有沒有野心,我有啊,我當然有野心了。我的野心就是希望所有看完這部電影的女孩子,都能夠擁有屬於她們自己的愛情,能夠嫁給愛情,這多好啊。

  網易娛樂:這個片子我看裡面請來了很多很多的演員,比如說像郭京飛,看完了之後觀眾反響特別好的。

  張歆藝:好喜歡他。

  網易娛樂:對,你在請演員的時候大概用了多少力度?

  張歆藝:每個人講一遍故事,繪聲繪色的講一遍,然後打動他們,他們挺完了之後覺得,哦,大概了解我是在做一個什麼電影,然後他們在個電影當中的重要性,所以他們通常都會說,我什麼時候進組啊?你也知道演員做導演,很大一部分層面就已經進入到制片部門了,制片部門很曲折的去尋求到一個演員,是很需要花時間和金錢的。我如果自己去的話,會幫他們省很多很多的預算,很多。

  網易娛樂:我聽說包括郭京飛也就只拿了很少的錢。

  張歆藝:他沒要我的錢最後。因為那個錢確實,哎呀,我覺得就是一個心意吧。但是他們的價值是無比的,就無法衡量的,在電影當中的價值,在我心中的價值。

  網易娛樂:《泡芙小姐》最開始定檔是在去年的七夕,我記得當時你為了這個電影也做了很多,上了很多節目,做了很多采訪。會不會覺得好像做了一點無用功?

  張歆藝:不會,我覺得你每次做宣傳,每次為這個電影做的事情,說的話,走過路過都會聽得到的。後來遇到了《二十二》之後,我沒有做過電影的宣傳,我也沒有做過電影的推廣,當我發現電影推廣很要精力的時候,我就把這個《泡芙小姐》往後推了。因為我覺得這就是上帝的一個安排,他這是最好的安排,給我時間去好好做這個推廣,同時我也可以讓他們把這個特技什麼的各方面做得更好一點,何樂而不為?

  之前的宣傳,我不認為是白做。可能會有一些消弭,因為時間長了,被消弭掉,但是也不會完全沒有。

  網易娛樂:還會再做導演的打算嗎?會想拍個什麼樣的片子?

  張歆藝:我有,我第一部電影自己累積的這些經驗,我通通都會記在心裡和腦子裡,說實話《泡芙小姐》這種題材並不是我自己個人非常喜歡的,它過於甜了。其實你知道,大家都還是會喜歡,尤其是我個人會喜歡有點灰的東西,灰又不喪,但是又很美的東西。所以我做第二部劇的時候,可能會做一個更有意義一點的,更有一點男性視角的東西。但還是跟愛情是緊密相連的。

  網易娛樂:為什麼會選擇一個從男性視角出發的故事?

  張歆藝:其實《泡芙小姐》也不很矯情,也不能因為我是一個女導演,所以我就有權利去矯情,我也不,我節奏也很快,我也砍到現在不到一百分鍾。我是覺得這種東西就得痛快,痛痛快快、高高興興的把這個事兒講明白了,你的形式主義是恰到好處的就行了。但是它是不是我自己特別靈魂深處特別深愛的題材?並不是。但是這個經驗是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上的。

責任編輯:孫嵐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