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網
首頁黑龍江民生國內社會娛樂評論購風尚
視頻東北網視專題國際法制體育理論龍E郵
生活健康醫藥餐飲食品汽車房產旅游動漫手機IT龍文化
教育龍版網博覽寒地知青金融企業經貿彩信北大荒
女性親子
論壇博客
報料熱線
哈爾濱齊齊哈爾牡丹江佳木斯大慶雞西雙鴨山伊春七臺河鶴崗綏化黑河大興安嶺
揭燴 SSI 恅璃奀堤渣
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電影電視  >  電視
即時新聞
被店員錯認成陳妍希 網友:不是該被認成selina嗎?  范冰冰累趴曬出浴美照 網友化身催婚團求發糖  林志玲清晨曬自拍 手中拿著吐司上面竟印著這個!?  吳綺莉緬懷16歲時男友 網友:現在的港姐根本沒法比   大鵬:討厭真人秀裡的自己 與徐崢對話曾對我打擊很大  跋山涉水攬客 《中餐廳》合伙人遭遇更敬業對手  狄倩伊王自如齊聚《青春旅社》 交朋友聽故事  前黑豹主唱秦勇《無》上線 展現男子的血性與堅忍  《鐵核桃之無間風雲》原班人馬再掀諜戰風雲  Joe和姐姐吵架雙雙告狀 曹格老婆:別急著下結論 
《逐影》第一季正式上線 首集揭秘烏爾善"封神"之旅
http://ent.dbw.cn | 2017-09-06 11:23:20

作者:   來源: 鳳凰網娛樂     編輯: 遲灝

 

  烏爾善

  鳳凰網娛樂訊 導演二字,總是讓人心生敬畏。他們是執著的匠人,對自己的作品精益求精;他們是卓越的造夢者,在銀幕上任意揮灑光影的魔術;他們好似理性與感性的完美結合體,在迎接掌聲與鮮花的同時,化解一個個難題,卻將所有經歷的煎熬和壓力藏在銀幕之外。

  因此這次,由耐飛出品的系列型紀錄片《逐影》首次將鏡頭對准導演及電影人,以客觀紀實的方式,呈現他們極具時代標簽的電影傳奇。《逐影》第一季共邀請了十位中國目前最具時代代表性的導演進行紀實拍攝和采訪。通過電影作品探尋導演在藝術創作中的執著追求;追溯成長歷程解讀導演鮮活獨特的個人魅力;通過與導演最親密的工作伙伴的對談,探索他們最真實的藝術視角和最本真的創作初心。

  中國導演紀錄片《逐影》第一集有幸邀請到烏爾善導演作為開篇之作。有人說,他是一名成功的廣告導演;有人說,他是當下最受矚目的頂級商業電影導演之一;也有人說,他是華語電影工業領域的拓荒者。從影11年來,拍攝4部電影,這些數字算不上高產,但卻飽含著足夠的真誠、踏實、精彩。他就是烏爾善,是東方類型電影的潛行者。

  《逐影》先導海報

  東方類型電影的探索者藝術和美學造詣凸顯

  『成本的局限產生了風格的狂想,沒有退路,只能向前。』

  早在2011年之前,華語電影圈還並不熟悉烏爾善這個名字。而一部低成本的先鋒武俠喜劇《刀見笑》,卻讓他榮膺第48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新導演。葉錦添(《封神三部曲》藝術指導)在看《刀見笑》的時候,瞬間就被這部影片吸引了:『《刀見笑》讓我覺得眼前一亮。眼前一亮不是說他讓我很震撼,我覺得有人會這樣拍電影。用丑的美學來做美,我覺得在中國很少。』

  《刀見笑》呈現的獨特風格,大多來源於烏爾善多年來對藝術的學習和癡迷。這在他踏入社會之後一直沒有停止。雖然畢業後以拍廣告為主,但在個人創作上,他還是喜歡做一些裝置藝術、行為藝術、錄像藝術等,甚至是去做實驗音樂專輯。尤其是他的裝置藝術作品還曾在英國、意大利、德國韓國、日本展出,《太空游牧計劃》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而烏爾善之所以拍攝這樣一部風格化的武俠喜劇,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武俠,是中國電影中比較成熟,同時極具特色的類型,更重要的是,武俠類型電影是可以使用策略降低成本的。烏爾善覺得,不如就先從現在這個類型上入手。

  『我覺得比較難的是獲得資本的信任。』雖說烏爾善在廣告界已經是頂級的廣告導演了,但在電影行業依舊是一名新人。那個時候,很少有人願意在一個新人導演身上下太大的賭注,所以能得到550萬元的投資已經是萬幸。

  《尋龍訣》片場照

  所有人都覺得僅有這麼小筆投資是不可能完成一部武俠電影的,可是讓花費兩年時間創作的劇本就這樣付諸東流,著實可惜。於是他決定和投資方簽訂一個很特別的條約,如果預算超支,就讓烏爾善自己承擔。『我回去查了一下存折,存款還夠,可以,我能接受。』烏爾善笑稱,『因為我已經准備這麼長時間了,不可能放棄。』作為導演,他必須要去證明自己能夠完成這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是一個坎兒,他必須邁過去。

  加上超支的100萬,影片的總預算也僅有660萬。幾乎沒有人想到,烏爾善能在有限的經費支持下,拍出如此風格化的影片。即使之後拍出了《畫皮2》和《尋龍訣》,很多觀眾還是會覺得《刀見笑》纔是他最具個人風格的作品。

  『那是他們不了解我。』烏爾善自信地看著鏡頭,接著放聲大笑。

  《刀見笑》的誕生,有它非常明確的目的。烏爾善對這部影片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要去做一個顛覆性的武俠電影,而不是別人印象中的一次完全個人風格化的展現。但是由於武俠是中國最經典的電影類型,必須要用一些『非常手段』,用一種震驚的方式,纔能重新展現這類電影的魅力。

  因此,烏爾善給《刀見笑》賦予了一個『貪瞋癡』的隱喻,把影片分成了三個故事,每個故事分別代表了武俠片裡常見的三個故事套路:奪愛、復仇、上位。但有趣的是,每個故事都沒按套路結束,而是用因果輪回的方式將三個故事串聯到一起。烏爾善覺得,用這種顛覆和調侃的方式講故事,更像是影評,把自己對武俠片的看法都放在裡面,然後玩一些拼貼式的電影語言,像音樂中的remix效果。

  《封神三部曲》主創采風

  不過,在之後的影片中,烏爾善再也沒有使用過這種趣味的玩法。《刀見笑》中的獨特風格,更多是由成本決定的。他要拍那麼多畫面,那麼多角色,就必須要用大膽的創意讓劣勢變成優勢,例如游戲、動畫和老片重組的方式去突破資金的限制。『成本的局限產生了風格上的瘋狂想象,因為沒有退路,所以你只能向前。』這讓烏爾善的風格化的電影語言和成本控制能力一下子就在電影圈打響了名聲。

  正是《刀見笑》的出現,讓人們看到了烏爾善令人驚嘆的美學造詣。濃郁的色彩,強烈的視覺風格,充分展現了烏爾善的藝術追求和美學高度,完成了烏爾善在武俠類型電影上的一次成功探索。同時,這也為他贏得了執導《畫皮2》的機會。

  藝術與商業完美結合掀『東方新魔幻』風潮

  『烏爾善是忍辱負重的那種人,他很明確自己要什麼。』

  2010年3月,《畫皮2》的藝術和營銷總監楊真鑒老師和烏爾善見了面,並看了六個《刀見笑》的片段。等到第四次見面的時候,寧夏電影集團領導就斬釘截鐵地告訴他:『我們就決定讓你來做《畫皮2》的導演!』

  把這部耗資1.2億人民幣,制作成本相當於前作《刀見笑》二十倍的龐大項目,交付到一個僅僅只拍過一部低成本電影的新導演手上,這在當時的中國電影界,是非常罕見的。

  冉平(《畫皮2》《封神三部曲》編劇)知道這件事以後,立馬就表示支持,他告訴烏爾善:『《畫皮2》這個嘗試,正好能夠實現你原來想的商業包裝與文藝內核的結合,浪漫啊,唯美啊,包裝一些價值觀和藝術追求。』

  不過在接下項目之前,烏爾善提出了一個要求,就是讓陳國富老師來做影片的監制。他很明白,做這樣的項目,必須要有一個人和自己一起去處理一些復雜的難題。

  烏爾善第一次了解陳國富,還要追溯到他上電影學院的時候。那時候他經常去圖書館看一本雜志叫《影響》,陳國富就是這本雜志的主編。之後陳國富從影評人轉型做導演,又做監制,作品的質量都很有保證。烏爾善認為這個人就是他需要的合作伙伴。巧的是,楊真鑒老師他們也有這個合作意向,就安排兩人見了一面。

  『2010年的4月底,在新元素咖啡。』那次見面應該給烏爾善留下很深的印象,直到現在他對見面的日子和地點都記憶猶新。那天一見面,他們就對《畫皮2》的一稿分場大綱交換了看法。烏爾善說這個故事有問題,建議重寫。大概是彼此有相同的想法,陳國富建議他把這些想法寫出來,烏爾善就回家寫了一篇五頁紙的論文,分析了前作《畫皮》的成功原因,以及《畫皮2》的寫作方向等等。

  烏爾善曾和監制陳國富討論過,是否有可能把《畫皮2》拍成一部像溝口健二的《雨月物語》,或像小林正樹的《怪談》那樣非常藝術化,並且能夠把中國古典美學發揮到極致的電影。但陳國富果斷地否定了烏爾善的這種想法,因為這樣一來市場風險就太大了。烏爾善想了想,認同了他的看法。

  『烏爾善會讓我覺得他是忍辱負重的那種人,就是說他知道自己要什麼,他要的東西就是它想做出一個好作品,然後每次都可以比上一次做得更好,那麼為了這個目標,其他的都是其次,這也是我比較喜歡他的一個原因。』陳國富如是說。

  於是烏爾善對《畫皮2》采取了更精確的定位,就是要打動女性群體。當時他就說出了一句口號:要讓女人愛看,讓愛女人的人也愛看。果不其然,《畫皮2》上映之後,收獲了不少女性觀眾的眼淚。2012年6月28日,《畫皮2》在中國內地公映,影片開創了華語電影的『東方新魔幻』風潮,最終收獲7.26億的票房成績,刷新了十二項華語電影票房紀錄。

  《畫皮2》空前成功的市場反饋,充分驗證了烏爾善在商業電影上的能力,同時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走上了類型電影的創作道路。

  烏爾善

  大膽嘗試奇幻冒險類型樹立中國電影工業新標杆

  『崇拜文化,崇拜自然,崇拜生命,崇拜英雄,我希望作品裡也有這種傾向。』

  當很多人還在討論電影的藝術性與商業性如何結合的時候,《尋龍訣》讓人們看到了新的可能。耗時四年,光是劇本創作,就花費了兩年。耐心、踏實、隱忍,似乎是烏爾善創作過程中一貫堅持的節奏。這個節奏對於四十歲纔開始拍第三部院線作品的烏爾善,以及這個浮躁快銷的電影行業來說,都是一件太奢侈的事。

  當時擔任《尋龍訣》第一副導演的孫曄並不這麼以為。他回憶過去和烏爾善一起做廣告的時候,一個只需兩三天就能拍攝完成的廣告片,往往需要兩三個月的准備周期,其中前一個月都在反復溝通創意,落實細節。『按比例來說電影准備的時間太少,要完成的工作量也比一個30秒廣告多得多。』孫曄說,『現在的行業,有些人習慣了一種急功近利的方式,希望很快的去完成一份工作,馬上的投入生產,盡快的完成馬上扔到市場上去票房回收,但是我們完全不是這種心態在做電影。』

  因為無論是自己,還是編劇都沒有接觸過奇幻冒險類型,所以在打磨劇本的階段,烏爾善做了拉片學習的工作,去了解和分析別人成功的法門,並寫了一篇名為《<尋龍訣>與類型電影創作實踐》的論文,總結了奪寶冒險類電影的敘事規則。就像杜揚所說的(《封神三部曲》的制片人)話,烏爾善最大的優點,就是能非常快地變成某個新領域的專家。

  談到這篇論文,烏爾善稱,這篇文字其實一開始是寫給編劇的,後來是因為電影上映以後,有人在采訪他的時候會問關於這個劇本創作的一些問題。於是便從寫給編劇的一封更長的信中,選取了關於奪寶冒險的這一個段落,並且在《北京電影學院學報》上發表。這也無意間給了其他同行一個參考的文本:『這個不是一個可以馬上套現的一個模式,但是可以幫你們檢查一下劇本有沒有犯一些低級的錯誤。』

  經過幾番琢磨後,《尋龍訣》采取了簡單立意和單線敘事的方式,《封神三部曲》的攝影指導王昱就說:『一個是故事的可看性,一個是視覺的可看性,他都能兼顧得非常好。而且故事的主題和世界觀都非常的准確。』

  在遵守電影工業規范、尊重類型電影創作規則的前提下,烏爾善從未放棄過自己的藝術追求。烏爾善熱愛蒙古文化,他說:』崇拜自然,崇拜生命,崇拜英雄,我希望作品裡也有這種傾向。』既有情感的寄托,又有商業的價值,還有藝術的展現,在《尋龍訣》裡,烏爾善真正地做到了。

  最終,《尋龍訣》贏得了票房與口碑,被業界看作是衡量中國電影工業水准的標杆作品,也是目前烏爾善商業和藝術相結合最為成功的一部作品,這讓烏爾善在類型電影的道路上又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烏爾善十年磨一劍《封神三部曲》續寫傳奇 『永遠都有容易的路,就是往回走,我們不想往回走,要往前走。』

  2014年開始,電影《封神三部曲》進入籌備期,烏爾善再一次成為了中國電影工業的領路人,這或許是他從業以來所面臨的最大挑戰。面對這樣一個成則萬人空巷、敗則千夫所指的題材,他很清楚,自己必須成功。

  『這是非常困難的,我自己是不會選擇這麼一個坑往裡跳的。』即使是擁有豐富電影制作經驗的陳國富,面對《封神》這樣的項目,也不會貿然接手,『我自己不敢想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陳國富坦言。

  可這就是烏爾善,設立一個很高的目標,然後堅定不移得向目標行進,這就是他的行事宗旨。就像藝術指導葉錦添說的:『永遠都有容易的路,就是往回走,我們不想往回走,要往前走。』

  和《尋龍訣》那時一樣,這次他又帶著編劇團隊和概念設計團隊去外地采風,包括特效總監道格拉斯·漢斯·史密斯、概念組的四季和天華等人前去河南、山西、陝西等地考察,去看看中國現存最好的道教壁畫、雕塑和商周文化遺址。道格拉斯還表示,這是他第一次在一部電影還尚未開機前這麼久就進入工作。

  回來之後,烏爾善又專門找專家、學者和藝術家,集中給大家講課,學習中國玄學、中國山水、中國古建築和中國古代服裝史的知識。和烏爾善合作過《尋龍訣》的四季(烏爾善御用美術概念團隊)對此感慨萬千:『《封神》概念設計這一塊會更焦慮,創作體量和工作量都不是《尋龍訣》那時候的級別,對美學要求更是如此。』

  但《封神》最核心的問題,始終還是劇本開發。原著故事是500年前寫的有100回的章回體小說,人物眾多,人物關系復雜,人仙妖所有元素交織在一起。因此烏爾善從2012年就開始琢磨劇本,去重新解讀《封神演義》的故事。在這過程中,他驚喜地發現,《封神演義》的故事是可以分成三個部分的:第一回到第三十四回,以紂王無道黃飛虎歸周為一個段落;第三十五回到第六十六回,以三十六路伐西岐為一個段落;從六十七回開始姜子牙金臺拜帥、武王伐紂到結束則是第三段。這就給了他一個啟示,可以用古希臘戲劇三部曲的經典敘事手法來解構這個故事。

  盡管有了這樣的大方向,但把西方三部曲的形式轉換到中國的電影上依然是十分困難的。為此烏爾善專門去美國拜訪劇本顧問詹姆斯·沙姆士和李安導演尋求建議。還和制片人杜揚一起拜訪了美國很多有經驗的制片人,並邀請到《指環王》三部曲的制片人之一巴裡·M·奧斯本來給整個項目做制作顧問,向其請教和學習三部曲連拍的經驗。

  因為連拍12到15個月,再包括前期的封閉式訓練,演員幾乎需要把兩年的時間全都交給劇組,對於成名的演員來說是很難配合的。因此,烏爾善想出了一個解決辦法就是尋找符合要求的新人,他的八個選角團隊會在全世界范圍內為此工作,這將會一直持續到電影正式開機前。

  當問到為什麼不用當紅小鮮肉時,烏爾善說,『你覺得現在當紅的小鮮肉,可以付出這樣的代價嗎?他們都這麼貴,每一天的時間都這麼值錢,我不知道他的經紀團隊是否願意讓他們付出這麼多時間減少那麼多收入來出演這樣的一部電影。』當然,這都是因為他需要真正優質的演員,需要他百分之百地投入,用表演去說服觀眾。

  為了能更了解演員的創作思維,更准確地選擇演員,烏爾善特意找到劉天池老師(《尋龍訣》《封神三部曲》表演指導)去學習表演,這給他在選角上提供了幫助,劉天池也深有感觸:『他對於自己想要的演員和對於演員類型的定位更加准確,也就是說他和我們(演員)的溝通變得良性了。』

  三年,一千多個日夜,行程萬裡,足跡遍布全球,劇本修改的次數難以統計,只為一個作品的前期開發。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青少年參與海選,這在整個世界電影行業,都是不多見的現象。不可否認,東方類型電影在世界電影史上將迎來全新的高度與未來。盡管前方道路漫長,但我們仍相信,以烏爾善的藝術積淀和對電影的追求,這位東方類型電影的潛行者將創造一個《封神三部曲》以外的神話。

  采訪精選

  MC:《刀見笑》應該是我們公眾能夠看到大銀幕上第一部算是大眾娛樂類的電影吧?

  W:主要是我對大眾娛樂電影有一個整體的認識吧,大眾娛樂電影一定要保持它的平衡狀態,也就是我所說的這三方面,娛樂效果、電影美學和人性探討。我覺得我們看到的好萊塢電影就是目前大眾娛樂電影裡最成功,產量最高,質量最穩定的一個生產系統。他們的特點其實是類型化創作,把電影細分為很多的類型,比如科幻、奇幻、喜劇、動作、驚悚和情節劇,分得很細致。每一種類型都有自己的創作規律,我是認真地研究了之後,覺得有些類型在中國是有不少成功作品的。比如說武俠,武俠是中國的動作片,是非常中國特色的動作類型。中國喜劇電影的產量和質量還比較有保證,但其他類型好像都比較空白。所以我想哪些類型是我喜歡的,然後哪些類型是對於中國觀眾來說有吸引力的,我想在這兩個圓圈之中找一個交集,觀眾喜歡哪些類型,然後我覺得我喜歡拍哪些類型,然後再排除掉一些審查方面比較有難度的類型,最後就剩下了三個類型,一個是動作類型,一個是奇幻類型,一個是史詩吧,最後我就鎖定了這三個類型,我覺得我可以花一段時間去專注於這三個類型的創作。史詩類型很貴,奇幻類型也是,像武俠類型可能通過一些策略可以降低成本,所以我就覺得先從武俠類型開始。

  MC:能不能舉個小例子在《畫皮2》和《尋龍訣》當中哪些方法是能夠從美國的先進電影當中借鑒過來的?

  W:首先就是劇本開發的科學性,面對電影劇本的創作規律的總結。我認為中國電影最大的困境是劇本。大家好像都在尋找有效的創作方法和創作規律,但是其實我看到許多國外電影劇本的創作書籍總結了大量的劇作理論知識,基本上就是來自於從古希臘到現在西方戲劇的歷史,也就是古典敘事和三幕劇,這是整個好萊塢目前奉為最經典的一種敘事模式。

  但是我們還沒有意識到這一種創作模式的價值,很清高地認為這是俗套。但我告訴大家,它根本不是。我們全世界最賣座和最受觀眾歡迎的電影90%以上都是古典敘事,都是三幕劇結構。其實它是一個歷經了幾千年戲劇和電影作品的積累,總結出來的一套創作模式,我們有沒有清醒地認識,怎麼把故事用三幕劇的結構講好,並放在兩小時的電影裡面。這是一個特別需要花時間和精力去研究和揣摩的。

  另外一個就是類型敘事,無論是《畫皮2》還是《尋龍訣》它們都有清晰的類型定位。《畫皮2》是一部愛情魔幻電影,《尋龍訣》是一部奇幻冒險電影,作為類型來說,它們都有自己的類型規律,而且可以通過大量的同類型作品找到它們成敗的規律。

  所以我只不過做了一些類型研究,然後在寫劇本的時候和編劇一起盡量完成類型的基本要求,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增加個人表達和我們自己關注的話題。所以尤其電影策劃、劇本寫作這些方面,好萊塢的電影給我很大的啟發。

  MC:導演我看您這幾部電影,其實每一部的票房都會有一個特別大的進步,您自己會用票房這個尺子來衡量自己的一個藝術創作嗎?

  W:會啊,我覺得這幾部電影都是面對普通觀眾的大眾娛樂電影,這是它們的基本屬性,對票房的期待也是我的期待,觀眾會通過買票來支持你,我覺得這個非常真實,這也是我對做大眾娛樂電影的職業態度。娛樂效果、成本回收和電影品質都是一個做娛樂電影導演應該去平衡的部分。

  因為我一直覺得觀眾是給我們買單的人,投資方是付錢讓我們去實現想法的人,我們是通過工作表達態度證明自己價值的人。一個電影作品的出現,最好是三個方面都各有所得,纔是一個完美的結局,這也是一種平衡。所以票房一定是我要追求的目標。

  MC:您不介意一些網上的觀眾在評論說,烏爾善導演也許會為了追求所謂的票房,在藝術性上做一定的妥協,因為有的時候想把藝術性和商業性結合在一起,它是一件蠻難的事情。

  W:難也得結合。

  MC:那您會去做妥協嗎?

  W:會有一些取捨吧,因為還是要回到我們的共同目標是什麼,大家要很清楚。比如《尋龍訣》它要達成的目標就是要做一部合格的中國特色的奇幻冒險類型電影,它一定在類型上及格,並且要努力去創造更高的票房。因為大家對《尋龍訣》有非常高的期待,它的成本非常高,制作成本2億5000萬加上宣傳和發行3億1000萬,我覺得我對這個成本是有責任的。因為導演在電影創作的過程裡面,不僅僅是藝術家,還得是一個管理者,甚至是一個市場專家。同時導演要能夠平衡這幾方面的需求,因為電影並不是個人創作,也不是純粹的投觀眾所好,更不是為資本家賺錢的工具,我覺得他是一個走鋼絲的人。我比較強調平衡這個詞。

  MC:因為《封神》的這個題材其實中國人太熟悉了,有人說每個人都會有自己對於《封神榜》的理解,對這個故事的理解,那選擇這樣一個特別大眾化的一個故事,肯定會有很多的人用自己的視角來看這部作品,那就會有人在評頭論足,會有很多人喜歡,也會有很多人不喜歡,會有壓力嗎?

  W:我覺得評頭論足非常好,就怕別人沒有關注你,和《尋龍訣》的情況是一樣的,《鬼吹燈》有很多很多的粉絲,它是紅了10年的一本小說,《封神演義》的情況可能更有意思,它是一本紅了500年的小說。

  我覺得應該展開一個這樣的話題討論,就是怎麼把我們東方的傳統文化當代化和電影化,這是我一直持續的創作方向。《封神演義》是高度地集合了我們中國傳統文化的題材。之前可能我們的市場容量還不夠大,我作為一個導演的能力也還不夠強,資本也不夠有信心。在2012年,我宣布過《封神》的項目,當時時機不夠成熟,所以我先選擇了《尋龍訣》。現在我想應該是一個比較合適的機會了,我也願意付出八年十年的時間去做這個項目,我可以拼一把。因為早晚會有一個人去做《封神演義》的電影,我正好在這個時機面前,又那麼喜歡奇幻動作史詩,所以我想努力嘗試一下。

  MC:因為中國電影從來沒有幾部連拍的先河,從來沒有,在世界電影史上也非常地少見。

  W:對,只有《指環王》三部曲和《霍比特人》三部曲這兩個項目。我是當時看到《指環王》三部曲的時候,非常震驚,也非常嫉妒,同時也很羞愧,我是覺得中國應該產生這樣的電影,但是我們沒有。我覺得中國有那麼豐富的歷史,那麼有想象力的傳統文化,但是在電影方面好像有點不好意思,電影的創作能力和作品質量也讓人慚愧。當時我就覺得如果我要做一個這樣的電影,會選什麼題材呢。認真想了一下,《封神演義》應該是首選,它是真正的中國第一國民神話,沒有第二個選擇。大家都比較熟悉《西游記》、《封神演義》,基本在中國普通的老百姓心裡這兩個是齊名的。《西游記》改編的電影、電視作品比較多,成功的作品比較多。《封神演義》被改編過很多次,電視劇有很多版本,電影也拍過一些,但是好像作品的質量上弱一些。但是比較這兩個題材,我是覺得《封神演義》更能代表中國傳統文化的樣貌。因為《西游記》很多來源於印度的神話,猴王的故事,佛教的文化背景。我們知道佛教並不是中國的本土宗教,它是外來的。《西游記》的故事更像是公路片,講的是組團去國外留學的故事。

  但是《封神演義》故事來源於中國的真實歷史,三千年以前的武王伐紂和周的建立。我們知道中國傳統文化的根基在於周。周的建立是整個中國古典文化的基礎,像封建制度、禮樂制度、宗法制度、井田制度。我們封建社會的社會形態和文化理念都與周有關,也和中國人現在的精神狀態有著密切的關系。《封神演義》的寫作年代是明代,它把大量的道教典故以及很多的民間神話傳說全部高度地融合在一個文本裡,這裡面有真實的歷史,有道教的典故,有民間的傳說。像女媧、伏羲等這些非常普遍的傳說,都高度的融合在這個文本裡,成為了一部完整的作品。《封神演義》非常能夠代表古典中國的整個的樣貌,所以它是非常值得拍成電影的,而且一定要由一個中國導演來拍,纔能夠掌握住整個故事的核心。我現在年輕力壯,也願意花時間,那就試試吧。

  MC:那當導演的11年您覺得導演這個職業在您心中有沒有一些准確的定義,會用什麼樣的言語可以來形容呢?

  W:也沒有太定義這個,我只是覺得要保持一個心態。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如履薄冰』。就是你一定要知道自己是在冰上行走,你走過去是你的命,你落水也很正常。但是要盡量走過去,走過去不但需要勇氣,也需要技巧。其實每拍一部電影都是在冰面上行走,我不能保證我一定能走過去,但是站那待著肯定是不行的。

  MC:還是要一直向前?

  W:不能站在原地。

  結語

  從2006年正式當導演到現在,整整11年過去了。從之前的思想、能力、經驗都不夠成熟,到如今充分得到觀眾、資本和產業的信任,烏爾善經歷了漫長而辛苦的磨練。如今45歲的他,狀態正值巔峰,正是接手《封神三部曲》最好的時候。系列型中國導演紀錄片《逐影》能有幸采訪烏爾善導演,采訪十二位他最親密的好友和合作伙伴,與他本人進行了三小時的深度對談,三十小時的密切跟拍,能用影像記錄這位東方類型電影導演的故事,講述他不為人知的旅程,這無疑為紀錄片《逐影》奠定了一個完美的開始。

  系列型中國導演紀錄片《逐影》聚焦導演和電影人幕後的故事,試圖用紀實的拍攝手法,為影迷呈現每一位導演鮮明的個人風格和獨特的藝術造詣。而對影迷群體的深度關注,也正是出品方耐飛一直推崇的。據悉耐飛APP是一款專注於經典高分影視劇的發現、分享和觀看的平臺,它聚集了影視從業者、影評人、影迷等群體,通過個性化推薦和社區互動的方式,讓用戶高效愉悅地發現經典影視,流暢地觀看優質內容,為廣大影視愛好者打造了一種全新的在線觀影體驗。這款APP已於近日在各大應用市場成功上架,同時紀錄片《逐影》也已在耐飛APP上播出,全網其他平臺也將陸續上線。

 

 

【聯系我們】娛樂頻道主編 手機號:15504500591
 

  明星寫真

蔡少芬疑割雙眼皮
戀愛中的李冰冰美翻了
黃曉明被疑登《蒙面》
44歲李冰冰驚呆網友
 
影視圖片
王俊凱高顏值室友曝光
《如懿傳》七夕發狗糧
吳昕炒過CP的男神
法制·社會
國內·國際

如果您在本頁面發現錯誤,請先用鼠標選擇出錯的內容片斷,然後同時按下"CTRL"與"ENTER"鍵,以便將錯誤及時通知我們,謝謝您對我們網站的大力支持。
揭燴 SSI 恅璃奀堤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