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娛樂  >  星聞  >  大陸星聞
搜 索
瓊瑤阿姨訴於正案帶來的著作權法啟示
2015-04-15 15:21:10 來源:大眾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大家一直都知道著作權法、了解些知識權保護,可著作權法到底保護哪些內容呢?不妨從瓊瑤阿姨訴於媽一案說起。2014年底瓊瑤阿姨訴於媽案件一審開庭並宣判、2015年4月二審開庭,對於其中涉及的一些法律問題不但使許多非法學的親們感到十分莫名,對於庭審現場的原告律師也感覺無可奈何。

  有這麼一個鏡頭依然清晰:阿姨的律師在庭上深情款款的說“著作權法是保護內容的,不能保護內容的著作權法是悲哀的”。於媽的律師當場回了“你說的沒錯,我們的著作權法就是不保護內容的、我們的著作權法就是悲哀的、悲哀的著作權法就是不保護內容的。”其實阿姨律師比於正律師更懂著作權法,因為就是當初參與著作權法的修法人之一,何必故弄玄虛?

  到底哪些內容會受到著作權法到保護?我們不妨從該案中一一分析,一同學習。即便再次出現了阿姨律師那種鬧劇,我們娛樂的同時也知道了可笑在何處,也讓娛樂來得更深一點。

  一、著作權法保護什麼?

  眾所周知,該案是一定會適用著作權法的。那我國著作權法保護的究竟是什麼的?

  著作權法的立法宗旨是“為保護文學、藝術和科學作品作者的著作權,以及與著作權有關的權益,鼓勵有益於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物質文明建設的作品的創作和傳播,促進社會主義文化和科學事業的發展與繁榮。”簡單的說就是“鼓勵人人創作,讓人人放心創作”。

  既然創作,英雄所見,難免略同。為防止壟斷,著作權法“保護表達形式,而不保護思想”。也就是說:你寫一個愛情故事,我也可以重新寫個愛情故事,著作權法只能保護敘事方式。

  於是,問題來了。阿姨於媽的案子產生了——瓊瑤阿姨:我寫了一個愛情故事,你不能照抄;於媽:我沒抄,你不能禁止我也寫愛情故事啊。其實這個愛情故事是人人都會想到的,法律沒法保護。

  二、阿姨是不是權利主體?

  事情其實是這樣的:大家都認為阿姨是《梅花烙》的作者。這一點就像1+1=2那麼明顯,為什麼還說阿姨沒有權利?

  事實上,1+1的證明題絕不簡單。阿姨說“我是作者”,那我也可以起訴說“我是作者”。關鍵在於證據。阿姨出示了兩個證人的證言證明阿姨是作者;於媽要求看署名——梅花烙電視劇的署名確實不是阿姨。因此一審階段,雙方就權利主體開始扯皮。到了二審,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於媽方找到了原始證據(臺灣著作權登記材料),證明作者確實是阿姨,但是阿姨已經將著作權轉讓給某公司了?著作權法保護的是著作權的所有人,而涉案的劇本所有人是一文化公司,阿姨不屬於保護主體。

  於是阿姨從楚楚可憐的白蓮花,瞬間華麗麗的變成了愛說謊的放羊娃。對於於媽,看客們都不知如何評論了。於媽啊,說你冤麼,你真得不冤;說你不冤,你還真得冤……

  三、阿姨究竟要什麼?

  一個說了謊的原告,一個不具備權利主體的阿姨到底想要什麼?無非名利!

  瓊瑤阿姨訴了兩個權利,“改編權”和“攝制權”都屬於財產權,也就是想要賠錢,這是“利”。

  至於“名”。瓊瑤阿姨住院也好、放棄創作也好,要求道歉,都受不到“改編權”和“攝制權”的法律保護。因為一開始都沒提到過精神層面,只提的是利。

  對於原告都沒要求的道歉,一審法院還是不顧法律原則的判了,不懂法的歡呼雀躍,懂法的震驚萬分。所以,關於道歉,二審法院應該撤下來,不能錯上加錯。

  四、瓊瑤阿姨非要“道歉”怎麼辦:

  阿姨非要“道歉”,那二審增加或變更訴訟請求行不行呢?不行!法院不是過家家。我國是二審終審制,不是說一個案子審兩遍,二審是對一審法院審理錯誤的地方進行審理。原告在二審的時候,沒有更改或者增加訴訟請求的權利。

  非要“道歉”可以撤訴重訴。我國民訴法規則之一是“一事不再理”,意思就是一個事實只能起訴一次。簡單的說:小紅被小明打了,小紅告老師小明剛打我了,老師批評小明了;小紅明天又告老師小明昨天打我了,你覺得老師還會搭理小紅麼?所以如果不撤訴再起訴,相當於一個事實告法院兩次,第二次法院是不會搭理你的。撤訴就是小紅在告老師的路上想:今天算了,我回去好好組織語言,讓小明明天被罵的更狠些,這個可以有。

  但是,瓊瑤阿姨顯然不會這麼做,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事實上,對於二審審理的過程、結果的關心已經明顯少了許多。另一方面,瓊瑤阿姨的律師也是不會這麼勸阿姨的,這不是在打自己臉嗎?

  所以這仗阿姨律師一定要硬著頭皮打下去的……

  五、到底構成侵權了嗎?

  侵權的前提是接觸,就是讀過。

  反正於媽已經多次承認看過梅花烙了,然後關於侵權的對比,又應該怎麼認定?首先,這還是取決於阿姨的訴訟請求——阿姨一共告了三個方面:21個單一情節、21個情節的串聯、人物關系。

  1、單一情節的比對

  單一情節,顧名思義,就是情節,一個劇是由n個情節組成的,阿姨告於媽抄了她21個情節。阿姨請的影視專家輔助人也說了,“情節在行業裡叫合理的'借鑒',好萊塢大片都是借鑒來、借鑒去的。”

  對此,法庭上大家爭來爭去,最終,一審法院認定了9個情節具有獨創性,認為於媽抄了阿姨21個裡的9個情節,其他12個可能一樣但沒有認定抄的原因是法院認為這些是公有素材,通用表達。

  所以二審的重點就是審理這9個情節有木有獨創性。就單個情節而言,它的基准線不可能拉的過高。如果依民眾所請統一拉高著作權的思想與表達的那根線,最終很有可能使大家因為害怕侵權而無法創作,這與著作權法鼓勵創新的立法本意是相違背的。

  2.情節的串聯

  阿姨說:小樣,單個情節搞不定你,我21個點串起來告你!對於這個訴訟請求,一審法院是支持的。事實上,這個認定也是有點瑕疵的。

  對於一些公有素材,在判斷情節串聯是否侵權的時候,也是應該慎重的考慮。比如哦,我們要寫一個“偷龍轉鳳”(被調包的男女最終相愛)的故事,首先,換孩子、兩個孩子被收養(必須活著啊)、男的一定高富帥(男主嘛)、兩個人認識、戀愛、男二or女二的感情糾結、身世之謎,阿姨的21個情節是不是必然包含在這些點裡面?你是不是會必然使用到大部分的情節?都是創作之常情。

  3.人物關系

  著作權法中,比較令人糾結的主要有三個權利:修改權、作品完整權、改編權。

  阿姨說她的人物關系是獨創的,所以,我不能再寫有關王爺與老婆們、兒子們的故事了,因為這也是阿姨“獨創的”。大小老婆是侵阿姨的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三個老婆以上是侵阿姨的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改編權……

  人物關系不能寫,府內爭寵的老套故事也不能寫,那我們還能創作寫什麼呢?

  六、總結

  就目前情況而言,著作權法的用途在於打擊盜版、翻錄……對於那些大家都喜歡看的《宮鎖連城》,63集的電視劇有點曲折情節的相似、有同樣的王爺和阿哥,難道就被做“侵權”?如此,將是電視劇行業的悲哀。當然,更沒必要用阿姨般的人脈威望,以公民審判、輿論審判的方式來倒逼判決了。如此,更是悲哀!

 

責任編輯:連冬雪

相關新聞